068,尖叫声不绝于耳

小说:婚内重生:娇妻似水作者:末栗更新时间:2019-01-20 07:10字数:174708

“紫心,你怎么在这里?”赵梓颜暗叹过后仔细的打量何紫心,一袭浅绿色纺纱及膝长裙,将她衬托得清丽脱俗楚楚动人,巴掌大的脸上带着苍白柔弱的笑容,额头上的疤痕淡了不少,面上气色依旧憔悴。

何紫心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赵梓颜,何友成的头七刚刚过去,再过一段时间是婆婆的生日,如果不是为了选择合适的礼物,她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在下面晃了一眼,仿佛看到赵梓颜的身影,想到太久没有看到她,心中有很多的话想对姐妹说,便追随了上来,没想到真的是她,很是开心。

“我想给婆婆选生日礼物。”面对赵梓颜,何紫心很是坦诚,四处瞅了瞅,将水眸投放到不远处有说有笑的两个人身上,很是疑惑的道:“那是魏阿姨吧,旁边的那个是谁,看着挺眼熟的。”

赵梓颜拉住何紫心的手,“呵呵”一笑,向着魏语端和杨玫儿走去:“那是杨玫儿,以前在营销部。”

“我说呢。”何紫心说着话,已经站在了魏语端面前,甜笑着很礼貌的打着招呼:“魏阿姨。”

魏语端听到声音,抬头一看,惊讶不已:“紫心?是紫心呀,你怎么这么久没有来看阿姨?”魏语端对何紫心印象很深,她很疼爱何紫心,尤其以前赵梓颜与何紫心的关系很好,时不时的会邀请何紫心去赵宅,久而久之,魏语端也将何紫心当做自己的半个女儿般宠爱。

何紫心被魏语端拉住了手,小脸瞬间垮了下来,眼眶微红,鼻尖泛起酸气:“阿姨,我……”

“好孩子,都怪阿姨了,不哭,不哭。阿姨永远是你的坚强后盾,受了委屈就来找阿姨。还有梓颜,什么话不方便与阿姨说,就和梓颜说。”魏语端一看,便知道自己触碰到何紫心的伤心事,忙哄劝着。

“嗯,我还有梓颜,有阿姨。”何紫心抬起手背擦干了泪花,梨花带雨的笑容更加增添她的柔媚,看的魏语端又是一阵心痛。

于是,好好的母女逛街,女婿作陪,变成了四个女人一起,宫黎皓也失去了跟着的意义,无聊的四处闲逛着,刚打算回到车中充当称职的车夫,便接到赵梓颜的电话。

“老公,你到中区休息区来一趟好吗,妈有些不舒服。”

魏语端昨晚上太过于高兴,睡眠质量不好,血糖有些低,这又多逛了会,觉得浑身乏力想要休息。看到女儿好不容易和姐妹聚在一起,便强忍了一会儿。哪里知道竟然头晕目眩引起赵梓颜的注意了,她很是过意不去,勉强同意让宫黎皓将她送回家。

赵梓颜很不放心,可魏语端说什么都不让她送,宫黎皓是女婿也是儿子,还笑话她是不是分开一会儿都想念的紧,闹的赵梓颜面红耳赤的,也就放任宫黎皓将魏语端给送回家。

目送着魏语端离开,赵梓颜这才长吁一口气,面上的担忧之色依旧没有消散,有宫黎皓跟着,她是很放心的,只是这心底总有些不太踏实。

“梓颜,别担心了,魏阿姨只是一时没有休息好,回去睡一觉就没事了。”何紫心挽着赵梓颜的手臂,安抚道。

赵梓颜收回目光,对何紫心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恩,你想买什么?我陪你去。”

“我没什么主意,想听听你的意见,毕竟你对妈也比较了解。”何紫心睁大眼睛,笑盈盈的瞅着赵梓颜,说这句话她是发自内心的,凭对林虹的了解,她比不过赵梓颜,虽然她也很努力的在做好儿媳。

赵梓颜恍然,重来一世,她都快忘记了林虹的模样了,脑海里只有模样的影像,尴尬的扯过嘴角,轻拍何紫心的手背:“紫心,我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讨得我那婆婆欢心,正好我也打算选个礼物送给婆婆,一起拿主意嘛。”

两个人边说边走,都没有招呼杨玫儿的意思,杨玫儿柳眉倒竖,在二人背后放出风凉话:“哟,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的婆婆是一个人呢,也是,这赵婆婆突然变成了何婆婆嘛。”

赵梓颜蹙眉,她就说杨玫儿是改不了秉性的,就现在这个模样,还想让她给机会回赵氏上班?简直是痴人说梦!

身边的何紫心被杨玫儿的话语惊到,浑身有些颤抖,从小到大,她一直养尊处优,相处的朋友圈也都是淑女范大家闺秀,哪里遇到这样说话拐弯抹角暗藏讽刺的,特别是杨玫儿偏偏戳痛她们姐妹之间的尴尬往事,小脸一阵红一阵白的。

赵梓颜深知何紫心心中所想,在她的耳畔小声解释:“紫心,她被我赶出了赵氏,一直心存不满,这是故意找事,我们不要理她。”末了,又红着耳垂小声的补充了一句:“我心里只有黎皓,你可以放心的守着你的阿逸哦!”

调皮的对着何紫心眨巴眨巴眼睛,赵梓颜调笑着她,看着她越发红润的小脸,更是扬声笑了起来。走到电梯旁边,乘坐着电梯向着楼上而去,给婆婆选生日礼物,还是玉器比较妥当些。

杨玫儿听到赵梓颜的笑声,越发的不满,鬼使神差的,她尾随着二人渐行渐远的身影,追了上去:“喂,你忘记董事长夫人的话了?让你好好陪我选礼物!”

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赵梓颜对杨玫儿唯一的耐心也烟消云散了,拉着何紫心在电梯上快走两步,拉开她们之间的距离。如果这里不是赵氏,如果今天没有这么多的人,赵梓颜不介意与杨玫儿好好的理论一番,或者想个办法让她乖乖闭上嘴巴的。

深深吸一口气,将胸腔的郁结之气吐出,她能说她简直太憋屈了吗?只能怪她的气场不足,手段不够狠辣,让这些小虾米全部欺到头上来了。

“怎么?堂堂赵氏总经理,说话如此不算数?还是觉得,您利用职权公报私仇将我赶出公司后,连个安慰礼品都不舍得送?”

高跟鞋在空旷的大堂发出“咚咚”的响声,这里很少有人来,全是高档的礼品。杨玫儿尖锐的嗓音故意拔高,虽然行人不多,到底引起离电梯比较近的几家店铺店员的注意,她们悄悄站在门口,向这边张望起来。

赵梓颜停下脚步,面无表情的转身看向不远处的杨玫儿,她依旧挑着秀眉,环抱着手臂,倚靠在透明的扶手处,扬起猩红的唇畔,看着赵梓颜。

何紫心悄悄拉拉赵梓颜的手臂,眉头也深深的皱了起来,这个杨玫儿,以前她也接触过,没发现她竟然这么的讨人厌不知好歹阿。当着赵氏的员工,就这样大大咧咧的吼出赵梓颜的身份,颠倒黑白的说一些混话,不就是想要赵梓颜难堪吗?

“哟,总经理,您可算搭理小的了,您借助小人之力登上那高位,这么快就把小的给忘记了?”杨玫儿看到有人注意这边,那说的更加带劲了,都来看看吧,看看你们未来的董事长长什么样子!

赵梓颜抿唇不语,周身的气息在这一刻有了很大的变化,低气压以她为中心向四处扩散开来,何紫心的手下意识的一抖,她抬眸看向赵梓颜,发现在这一刻,赵梓颜发生了些变化,而这变化,竟有些似曾相识。

对了,在宫黎皓的身上,她也感受到这种气息的变化。

杨玫儿也注意到赵梓颜的变化,对着她晶莹透彻的黑眸,如同古井般深不见底,明明危险重重,却毫无涟漪,很是平静。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不知为何,看到这样的赵梓颜,杨玫儿的舌头有些打卷,腿肚子下意识的哆嗦起来,想要逃。

美眸悄悄的打量下四周,发现被她的话语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胆子瞬间大了起来。大庭广众之下,当着赵氏的员工,堂堂总经理,能把她怎么样?

高傲的扬起头,杨玫儿忽略脊背后冒出的细汗,强硬的与赵梓颜对视起来。

“我确实把你忘了,所以,需要你提醒我一下,我如何借助您这个小人之力,登上那高位的!”赵梓颜一步一步向着何紫心走去,高跟鞋在地板上的发出清脆空旷的敲击声,如同闷锤,一下一下敲在杨玫儿的心头。

杨玫儿的声音卡在喉咙里,到嘴边的话语怎么都吐不出来,艰难的咽下口水,脚下意识的随着赵梓颜的走近,一步一步后退。

“怎么不说话?”赵梓颜停下脚步,唇角上扬,醉人的笑容自唇畔散开,柔声开口,嗓音如同羽毛般轻柔,落在杨玫儿耳中却如同炸雷。

“梓颜!”何紫心扬声叫了一声,快步走向赵梓颜,重新拉着她的手臂。刚刚她被赵梓颜周身散发的气息给震住,不知何时竟然松开了她。回过神来,她发现很多人都已经聚集在店门口,想要倾听她们在说些什么。

她感受到赵梓颜的气氛,总归也是商人之女,何紫心就算不懂,也耳濡目染了不少事情,流言在员工们之间传播的那是异常可怕。特别是她无意间从裴逸那里听说,赵氏的财务经理贪污被赵梓颜拉下了马,已经引起了很多老一辈人的不满,说她年轻气盛,新官上任三把火,都浇到长辈那里去了。如果杨玫儿真的出了什么意外,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对赵梓颜带来的负面影响肯定更多,毕竟整个赵氏都要交到她手里的。

杨玫儿悄悄的喘气,幸亏何紫心过来了,她都快被吓死了,她都不知道赵梓颜身上竟然有这么大的气场:“总经理您是忙人,我这种小虾米根本不配和您有焦急,您当我刚刚的话都说放屁哈,我立刻滚蛋,省得碍了您的眼!”

赵梓颜本来已经收敛的气息看向何紫心了,在听到她软糯的嗓音,烦躁的心寂静了不少,她也有些好笑,自己为何会对杨玫儿的话语起这么大的反应。摇摇头,正想要与何紫心离开,哪里知道杨玫儿如此的不识抬举,说的话语依旧刺耳异常。

转身,眼眸厉色乍现,狠狠的瞪向杨玫儿。

杨玫儿身体一个不稳,向后退开几步。

“小心!”何紫心一直在对着杨玫儿使眼色,示意她赶快离开,听到她的话后,暗叫不好。便看到杨玫儿向着电梯口退去,忙惊呼提醒,下意识的向着杨玫儿跑去……

杨玫儿只觉得后背一片空荡,脚下的着力点出现了偏差,身体后仰,双手胡乱的向着前面抓去,触碰到何紫心伸出的手,用力一拽,腰身用力,上身前倾,保持住了平衡。还没有将心稳定下来,前方的何紫心重力不稳,向着她压了过来。何紫心压着杨玫儿齐齐倒地,五米高的石阶电梯,石阶一个一个的向上,撞击在二人的身上,发出“嘭嘭”的响声……

尖叫声不绝于耳……

赵梓颜的手依旧伸着,在刚刚那一刹那,她赶过来抓何紫心的手臂,却只触碰到她的衣角。瞬间回神,颤抖着手拨打电话。何紫心与杨玫儿如同脆弱的瓷娃娃,歪倒在透明精致的防护围栏,地上有鲜红色的液体渐渐的扩大……

不知是谁惊呼一声:“天呐,她,她是不是流产了?”

瞳孔骤然收缩,赵梓颜快速蹲下身子掀开被血液浸湿的裙子,源源不断的血液自她的身下流出……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