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人和情事

小说:最佳婚聘作者:画江更新时间:2018-12-13 07:00字数:511263

那些人和情事

(因为番外的故事较少,所以放在一起更新,包括凤新、清舞、红fen三人O(∩_∩)O~某画最感动的,当属是红fenMM滴~

再一次感谢亲们一直以来的支持O(∩_∩)O~鞠躬~)

只是当时已惘然——凤浪、清舞

凤浪:

渡口,我看着她依偎在身旁人的怀里,抱着小女儿,一脸温柔地看着大儿子,心底感慨万端。【虾米文学 ~一股酸酸的感觉用上鼻尖,瞬间传达到了眼睛了。我知道,从今天起,我是彻底地失去她了,祝兰台,那个沉勇果敢的女子。

我一直以为,凤氏家主之位之于人是一个负累,因为它,所以我的父亲才会犯下了那么多错,甚至最后走火入魔,得了失心疯……

很久之前,凤崇就跟我说过,他远在番禺,不方便管理凤家,想要将凤氏家主之位传于我,也算是了却了我父亲一直以来的一桩心愿——由我,完成父亲一直以来渴望的凤氏家主之位。

我拒绝了,因为凤崇是我的恩人,为了我被我的父亲陷害失去了双腿;也因为唯有如此,我才能给她找到一个准确的定位——当家主母,这样我就可以尽心地帮助她,而又冠冕堂皇。

有时候我在想,若是当初我跟她的相遇没有黄志的存在,我们之间会不会有所不同。没有任何心机和筹谋的浪漫相遇,一起度过清雅的山林间相依相偎的几日,是不是如今站在她身边,揽着她的肩膀的不是凤崇,而是我?

这样的想法,让我觉得有些羞赧,有些愧疚,因为凤崇对我的恩情,也因为如今站在我身边的这位温柔沉静的女子,我儿子的母亲,我的妻子,清舞。

缘分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曾经我为了因为破坏了她的婚姻而生气,而愤怒,甚至在脑海里闪过要除掉清舞,让她跟凤崇可以两个人一起天长地久。有人说爱情是自私的,但是于我,却怎么也不能自私起来,因为我曾经伤害过她,利用过她;更因为她的丈夫,是我的救命恩人,为了我双腿不良于行……

恩情,恩情,恩向来在情的前面。

世间因此,平添了几分无奈。 ~

可是,当我得到父亲病危的消息赶回家的时候,竟然得知了一个晴空霹雳般的消息——清舞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回忆再一次被开启,我想起有一次中秋,父亲利用我误以为她是黄志妻子的事,骗我介入她和凤崇之间。得知她竟然是我恩人凤崇的妻子,我惊呆了,然后一口气喝了很多酒,半醉半醒之间进入一间脂粉味儿很浓的房间,摇摇晃晃地摸上床,一怀抱的温香软玉……

醒来的时候,发现身在秀色楼,以为是哪个花娘半夜摸了进来,心中不屑,留下银子之后便嫌恶地离去。【虾米文学

可是,那晚怀抱中的温香软玉竟然是误闯进来的秀色楼的清倌清舞,而她甚至还生了我的儿子?

这是责任,我不能逃避。

但是很奇怪,在震惊失望的时候,我心底竟然生出一丝畅快来,因为这样一来,我可以用责任逼迫自己离开心爱的她,免得 做出什么错事来;二来,她也可以跟自己相濡以沫的丈夫天长地久……

这是,最好的抉择。

西蜀一别,我一直很矛盾,因为清舞的贴心并没有完全地俘获我,内心底还有一处,镌刻着祝兰台的名字。

我拒绝家主之位,谁知道是不是在内心底还期盼着有朝一日,见到以凤氏当家主母的身份出现的她呢?

但是李豫的纠缠和威胁让我意识到,凤氏主母的身份,不但可以让我名正言顺地见她,也会让李豫害了她……

所以,再也没有丝毫的犹豫,我终于下定决心,接下凤氏家主之位,既还了凤崇的恩情,也保证了她的安全

千里清风一梦遥,自此后,你我山长水阔,相忘于江湖。

###

清舞:

即使是当初被如烟利用,错失了花魁娘子的称号;即使是当初被人破了身子,意外怀孕;即使是当初一个人清苦地住在竹园,我都没有现在难过,因为,我的孩子的父亲,现在竟然还怀念着别的女人。

我知道,我比不过祝兰台,首先在身份上,就与她差了很多。 ~但是我自问,仰不愧天,俯不祚地,生平没有做过任何的坏事,为什么这么不公平的命运会降临在我的身上?

我失望过,怨恨过,但是最后,理智告诉我,我必须要接受这样的命运的,因为如今的我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孩子的母亲。

当凤浪大老远地跑到西蜀来的时候,我很惊讶,也很欢喜。女人就是这样,对第一个得到自己的男人总会念念不忘,更何况,他如今还是舜儿的父亲。

凤浪说他要娶我,我知道那只是因为责任,但还是义无反顾地答应了,因为舜儿需要一个父亲,而我,也需要一个人陪伴左右。有些事试了未必成功,但是不试肯定不会成功

我告诉自己,给自己一个机会,找到一个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

凤浪没让我失望,除去了那些年少轻狂的岁月,他其实是个责任感很重的人,照顾好舜儿,照顾好我……

但是,总觉得这样贴心的照顾少了些什么,我知道,那是爱,无关责任,只管风月的男女之情。我是秀色楼的清官,平日里见多了**女爱,虽然很多缺乏真心,但是凤浪,连敷衍也不愿意给我。

迄今为止,我们依旧是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两个人,除非必要,都各自过着自己的日子。

当我知道凤浪接受凤氏家主之位,并告知我要接受凤氏当家主母之位时,很是惊讶,因为对于权力,尤其是给大家带来不幸的凤氏家主的权力,凤浪一直都很厌恶。

但是很快,我便有别人口中知道了祝兰台被当今圣上李豫派去的府衙夫人请去做客的事……

原来如此,一向憎恶权力的凤浪因此接受凤氏家主之位……

有时候,被埋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要比查明真相好过得多。

原来,共同数年的生活,并没有让凤浪改变丝毫,并没让他彻底抹去那个曾经占据了他的整个心扉的女子的轻颦浅笑……

看着见面那相依相偎的小舟上的一家人,我用余光偷偷地打量着失神的凤浪,用手牵住舜儿,暗自怅惘,有没有那么一天,我也会如同祝兰台一般地幸福?

……

那一叶扁舟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收起那些没用的失落,我告诉自己要笑对今后的日子,要活得漂亮

“走吧,娘子。”

耳边响起凤浪的轻声呢喃,我浑身一震,他可从来不在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喊我娘子……

-------------------------------

-------------------------------

-------------------------------

辗转流年——红fen

我是红fen,是来福,也是海明珠……

这些复杂的身份背后,纠缠的是我一个又一个的爱情故事。

我本是一个普通的小宫女,因为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才在皇上派人去洛阳刺探凤家的时候主动请缨,委身在脂粉流年的秀色楼,成了一名远近闻名的花娘。

哪个少女不怀春,因为年少时的那一点梦幻,我带着自己对爱情所有的期许和幻想,心甘情愿地与那个人欢好,在那个人的身下婉转承欢,只是为了想方设法地夺取他的太子之衔,让自己爱情梦幻的主角君临天下。

可是,我错估了男人的心思。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可是男人的心思,同样地缜密难猜。

或许是因为青春年少的那一点期许过于脆弱,或许是因为那个人的柔情蜜意,我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背叛了自己的初衷,开始越来越少地向他汇报那个人的情况。

终于在一次被警告之后,他的狠厉让我惧怕,也让我看清楚了自己的心思,他之于我,永远都是只一场迷离的梦,梦醒之后便永远地消失了……

我爱上了自己原本是要利诱的那个人,太子李亨……

每一次的燕好,成了我最快乐的时候。因为只有在这个时候,李亨是完完全全属于我的进攻退守之间,只有我们两个,没有外人的打扰

没有人知道,我扮成来福去凤府卧底,不是为了圣上的吩咐,而是因为想要替李亨弄清富甲一方的凤家,到底有多少可以榨取的东西。不出所料,百年老字号的凤家,积蓄了难以想象的财富

当下毒被人发现,当李亨从凤海天手里救了我,使我免于去秀色楼的地下室伺候那些猪狗的时候,我全然抛弃了自己原本来秀色楼的初衷,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李亨。

我以为,这便是爱,而这样的爱,最终也会感动李亨。

确实,因为我的配合,李亨手里的权力更大了,太子之位也坐的更稳了

欢好的时候,他会略带真心地抚摸我的全身,然后在我浑身颤栗里,将我送上幸福的云端。

他也会在没有鱼水之欢的时候,轻轻地亲吻一下我的额头。

我以为,这就是他被我感动的迹象。

但是,我错了。

不久之后,安史之乱爆发,我独身一人留在洛阳的秀色楼里诚心地期盼他来迎接我,让我做他的后妃。可是没有没想到,我等到的,只是叛军的**……

我不是一个贞洁烈女,自然也不会为此寻死。孤愤中,我告诉自己,越是苦难,我越是要活出个样子来,活给那些利用完我之后又无情地抛弃我的人看看

辗转,我来到了番禺,遇到了一户好人家,斩断前缘,成了当地土生土长的海明珠。

海风的剥蚀,很快让我换了一张跟当地人一样黝黑的有些粗糙的肌肤,那秀色楼里肌肤赛雪的花娘红fen,伴随着海风,吹散到遥不可及的天际……

有一天,番禺来了一行人,路遇我家讨水。我一眼就认出来,他们是黄志、凤博,还有昔日的一群凤崇的属下。

喝水的时候,凤博遥望着西北失神,那里,凤家的九小姐凤九仪,正随夫驰骋大漠……

我知道,这是一个机会,做一个平凡的女人,结婚生子的机会

一来二往,在媒人的撮合下,我嫁给了凤博,不久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一家生活得很幸福。

当凤崇和祝兰台由西蜀来到番禺的那一刻,我笑了,笑得释然,曾经那些混乱的日子,真的一去不复返了……。.。

首发全文字无错txt手打,【】==【】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