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新生【大结局】

小说:药香如故作者:欢无几更新时间:2018-12-18 10:55字数:262446

金鳞城门下,堇南蜷在身子,坐在城墙底下的一个角落里。

在她身边,都是一些流民、饥民和医者。

附子之案被重新翻了出来,虽然梁道恒父子已成了刀下鬼,皇上余怒犹存,下令将城中的行医之人都抓起来,轻则逐出金鳞,重则带到刑部审问。

堇南是被乾药坊的伙计认出来的。严德品逃离金鳞时,将坊里的钱财一扫而空,伙计们无法找严德品,便将怨气都发在了堇南身上。

堇南靠着城墙,额发被秋风轻轻掀起,周遭很是喧杂,她听到有人提到了淳于一姓。

她侧耳听去,只听那人说前翰林学士已被流放到四川一带。她的眸子动了动,连忙过去问那人这消息可是真的。

那人见她只是一个小丫头,嗤地一声,极是不耐烦道:“你若不信大可以不听,废话这么多干嘛?”

未等堇南答话,乾药坊的伙计不怀好意地说道:“兄弟,你说话客气点,这位可是翰林大人的千金哩!”

那人一听,脸色一变,鼓着两只牛眼看向堇南:“你就是那奸臣的女儿?”

堇南见对方说话越加不客气起来,她挪了步子,不再搭理他。

那人穷追不舍,一双脏兮兮的满是泥垢的钳住她的胳膊,嘿嘿笑道:“怎么,想跑?俺还等着抓你去官府,将功赎罪哩!”

那人的手劲很大,堇南只觉得自己的胳膊都快要被捏碎了。她咬了咬牙,冷笑道:“我本无罪,你抓我去又有何用?”

那人被堇南的态度惹怒了,扬起巴掌就要朝她的脸上扇去。

“他娘的,淳于府都已经被抄了,你还敢如此嚣张!哼。平日我们这些人被你们压在脚底,现如今你落到我手里……”

那人正恶狠狠地说着,只听一阵马蹄纷沓,一个身穿玄色常服的人身骑骏马,像是离铉的箭,冲破人群的包围圈。

眼瞧那人的巴掌就要落到堇南的脸上,身着玄衣的男子冷眉微皱,一脚踢在那人的胸口,力道之大,直将那人踢倒在地。捂着胸口哀哀嚎叫。

不用说,玄衣男子自然是林肆风。

守着城门的侍卫见他到来,纷纷列位迎接。

一个侍卫上前抱拳道:“林将军。刑部来要人了么?”

林肆风点了下头,收起马鞭,目光似有似无地落在堇南的身上。

“你带一队人马将抓到的人带到刑部去。”

侍卫领命,正要行动,又听林肆风简明干脆的说了一声。

“除了她。”

侍卫顺着林肆风的目光看去。见他所指的“她”是那个奸臣之女,有些为难起来:“林将军,若上头怪罪下来……”“若上头怪罪下来?”林肆风挑眉:“你不说,又有谁会知道呢?”

侍卫听着这话,一头冷汗,不敢再多加言语。领命逃也似的离开了。

堇南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盯着林肆风。

林肆风……不,准确的来说。沈渊,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他一路策马狂奔赶到这里,是想将自己重新关在那间漆黑的不见天日的屋子里么?还是,内心的仇恨驱逐他来到这里,随着年月的累积。他想要报仇的目标除了父亲以外——还有自己?

梁楚无罪,不也被他冷酷地下令杀害了么?她正在胡思乱想。林肆风突然一把将她拉上马,挥鞭出了城门。

一路驰骋,沿途的景色不断变化。堇南的所有猜测都被林肆风这一个动作否决了。

突然间,她的脑袋里一片空白。

原来,林肆风是来帮自己逃出金麟的。

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很不是滋味。不知为何,林肆风越是这样对她好,她的心里就越是难过。

她宁可林肆风再冷酷一点、再无情一点,让她断绝所有念想,让她能够鼓足勇气去恨他。这样是再好不过的了。对于即将面临的必然的诀别来说,这样是再好不过的了。

“林肆风,为什么……”

她的声音即轻且微,几乎融入了风声中。她不确定林肆风是否听到了。

吁——

来到碧云山附近时,林肆风突然将马勒住,他忽地跳下马,背向堇南,望着苍茫青山,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沉默良久,他回过神,表情不再是那样的风轻云淡,他皱了皱眉,并不看堇南,垂下眼道:“你走吧。”

堇南下了马,兴许是一路狂奔、风沙吹进了眼里,她的眼圈微微泛红。

“我会走。”顿了顿,她有些费劲地再次开口,“不过,你能不能回答我几个问题?”见林肆风点头,她定定地看了林肆风几秒,才道:“我父亲……是否已经被贬到四川了?”

林肆风道:“是。”

堇南的一颗心蓦地放了下来,看到林肆风的表情不对劲,她意识到什么,又问:“我父亲被贬,你一定不甘心。对于来说,只有淳于府的彻底灭亡才能平息你心底埋藏已久的仇恨,是也不是?”

林肆风干脆得近乎残忍:“是。”所以,他才会一再上书弹劾淳于崇义。

堇南轻轻地摇摇头,林肆风的回答在她意料之中。她的目光穿过林肆风,望向他身后的青山薄云。

“你这样……活得不累么?”

林肆风闻言,嘴角缓缓地向上扬起,苦笑道:“是啊,是很累。为了复仇,需要权力。为了权力,所娶之人又非自己心爱之人。”

堇南的双眸动了动,她收回目光看着林肆风,沉默半响,她轻声一笑:“以前我总是说讨厌你、恨你,那都不是真的。”

眸色渐渐黯然下来,她的声音愈来愈轻:“你什么都不说。却是真的恨我、恨着淳于府的每一个人……”

喉咙突然被什么哽住,最后一句话,已经轻得犹如梦呓。

“你在淳于府生活了两年,怀着那样深的仇恨生活了两年,一定……很难熬吧。”

林肆风没想到堇南会说出这样的话。他原以为。她知道真相后会崩溃,会恨不得将他给杀了。可是此时看着平静如许的堇南,他微微错神,回想起淳于府荷花池边的那块大石头,她总是缠着他,佯作看书,没隔多大会儿就用眼偷瞄他。她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可是他都发现了。

唯独那在温暖晨光下的日子,将他满是阴霾的心打开一条缝,阳光溜进去。让他能够熬到现在。

“是很难熬。”林肆风苍白的脸上流露出一丝难以抑制的悲痛,“有时觉得遇到你是一种幸运,然而很多时候。遇到你,都是对我的折磨。”

深邃的眼眸里有什么在涌动,林肆风突然背过身去,看到什么,他的声音突然平静下来。

“等着你的人来了。现在,是该告别的时候了。”

堇南的目光越过他,看到在碧云山脚下,彩蝶正一脸欣喜地往远处走来。

三天的约定,彩蝶果然等在这里了。

她目光流转,早已湿润的眼眶却怎么也没落下泪滴。

因为梁家和淳于家的关系。她和林肆风之间隔着血海深仇,若互相越界,倒头来只会撞得头破血流。两败俱伤。

就此分别,应该算是最好的结局了。

“林肆风,我不后悔……认识你。”她最后望了林肆风一眼。

那一眼却像是下了诅咒一般,一眼便定成永恒,关于林肆风的所有记忆。就停留在此刻吧。

迈出步子,便是新生。

她绕过林肆风。一步一步地往前方走去,她同彩蝶的距离在逐渐缩短,和林肆风,却是越来越远了。

“莫回头!”

身后,骏马长嘶,只听马蹄达达,不必回头,她也知道身后已经空了。

“姑娘,姑娘!”彩蝶花着脸跑上来,激动不已地拉着堇南的手,她也看到 了林肆风,由于隔得远看得不真切,她便问堇南:“那人和姑娘相识么?”

“以前是,现在不是了。”堇南垂下眼帘,良久,她又抬眼问道:“宋果老呢,他的情况怎么样了?”

彩蝶朝不远处的小河边努努嘴,道:“他的身子骨健朗得很呢。这几日若不是他收留我,我肯定早被山里的野兽给吃了,哪能等到你呢?”

“别贫嘴。”堇南也笑,拉着彩蝶就往河边走去。

河边,宋果老正将簸箕搬出来,目的是让太阳晒干新摘的药草。

“师父!”堇南跑过去,道:“我回来了。”

宋果老翘着胡子道:“你还是叫我宋果老罢了。好好一个姑娘,怎么当着人是一面,背着人又是一面 。”

“……”堇南有些尴尬,脸微微红了起来,她扭头瞪着彩蝶,心想铁定是彩蝶这丫头告的嘴。

彩蝶移开眼睛,装出一副无辜极了的模样。

“你这死丫头!”堇南瞪眼,一只手攥成拳敲了敲彩蝶的脑袋。

“哎呀!”彩蝶一下子躲到宋果老身后。

“别闹了!”宋果老板着脸道:“要相当我的徒儿,还不快来帮我的忙!”

***

夜里,宋果老、彩蝶和堇南围炉而坐。

秋日的夜晚,凉风袭人,坐在火炉边,暖意从脚底就开始蔓延。堇南只觉十分惬意,眼睛逐渐耷拉起来,脑袋一点一点的像是小鸡啄米似的。

正当她困得就快倒头睡去时,宋果老说了一句话,让她立马就清醒过来了。

“过几日,咱们就收拾一下家当,去其他地方吧!”

堇南瞪圆眼:“师父,你要重新出山了?”

见宋果老点头,她连忙道:“去鹿州吧!”

鹿州有母亲在,她跟宋果老去了,一来方便行医,二来可以见见母亲。

宋果老不知道堇南心里在打什么算盘,他捋着银须,半眯着眼道:“一路往东行吧,青州、鹿州慢慢的去吧。”

这也可以。只要去得到鹿州,堇南都觉得没问题。

不料,他们的谈话却都被门外站着的人听去了。

木屋的门忽然被人一脚踢开,只瞧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立在那儿,一脸的杀气教人看了心里发怵。

“让你客气点儿。”

少年轻柔的声音从黑暗里传来,郑煜穿着一身靛蓝刺金蟒的锦衣,他不请自来,十分从容的弯身进到了木屋里。

目光在屋里巡视一圈,他看着堇南,脸上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来。

“你们,哪里也不能去。”

他淡然开口,说出的话却霸道之极,让人听得心里怪不舒服的。

堇南斜睨着他,哼道:“你从宫里出来的?”言外之意是经过下毒事件后,他怎能这么轻易就脱身?

郑煜像是听到了她的潜台词,悠悠开口道:“主导那台戏的,非我,也非……你认识的那位林公子,而是我的父皇。”瞧见堇南震惊的神色,他的嘴角微微扬起,笑意逐渐从意味不明转为了戏谑之色。

“我原以为你很聪明,怎么连这也想不明白?”

堇南白了他一眼,不再搭理他。她再也不会回到金麟,宫里发什么事与她何干?

郑煜靠在装满药材的麻袋上,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

“反正父皇已经识破那个女人的嘴脸,接下来的事再不用我操心了。这不,我又马不停蹄的赶回来,在这深山里做我的草霸王了!”

堇南闻言脸色便不好看了,这个家伙居然又要回行宫来了?她撇了撇嘴,正要说什么,郑煜突然凑上前来,一双好看的眼睛眨了眨,睫毛像是蛾子上下飞舞。

“所以,你们哪儿都不能去!”重新回到麻袋上靠着,他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摇晃着脑袋,活脱脱一个小流氓的模样。

“在治好我的眼睛之前,你们,休想出了这碧云山。”

堇南冷哼道:“否则?”

“否则——”郑煜挑挑眉,“格杀勿论。”

“咳。”宋果老在一旁实在听不下去了,便插了一句,“你还没问我宋果老的意见哩!”

郑煜闻言,这才注意到宋果老还待在一旁。

“宋大夫。”他抱了抱拳,换了一脸真诚至极的表情,“只要您留在这儿,您需要什么,尽管和我说。”

宋果老略略思忖了一会儿,搓着手道:“我年事已高,近来脑袋常常犯晕……唉,要是有人参枸杞什么的熬成药粥补补就好了……”

郑煜笑了笑,无所谓道:“不就是补品,宋大夫直说便好。”

见郑煜如此爽快,宋果老眯了眼:“殿下真是大方之人。我去哪儿不是替人医病,这就定下来,我哪儿也不走了,直到帮你治好眼疾为止。”

郑煜满意地笑了。

堇南冷汗直流,这宋果老也太不够意思了,为了一点补品就向权贵低头了?“你呢?”郑煜双眸含笑,他转过头,定定地看着堇南问道。

“你师父都要留下来了,你还有其他选择么?呵,我还问了作甚。”郑煜说着,眼里的笑意愈深。

堇南瞧着郑煜的样子,后脊一阵发凉。

完了完了,郑煜这家伙,才多大点年纪就这么厉害了。若再过几年,自己岂不是要被他骨头都吞没了。

应,还是不应?相当于被吞或不被吞。

瞧着郑煜那副嚣张的嘴脸,她横下心,重重地点了下头。

被吞?走着瞧吧,往后的日子里,谁吞谁还说不定呢!

PS:

断断续续的写了三四天才把这章写完……最后一章写得可真是艰难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