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汗渍引发的惨案

小说:极品男侍作者:苍碌更新时间:2018-12-18 11:19字数:102648

  云发现自己的话还是迟了一步,虽然她立刻跑向了一楼的卫生间,却还是没能阻止舒文的进入。“舒文,清理一下快出来,不要乱看。”

  舒文第一次听到云如此的着急,他不是什么喜欢多事的人,埋着头在洗手池上清洗着,刻意控制自己不随便乱看。然而那些在洗手台上的各色洗浴用品还是吸引了他的注意,色彩斑斓的这些女孩用品组成了震撼的画面,正在照镜子的舒文还是看到了背后的那些东西。

  “呃……”舒文一番清洗,低着头拿过了一张卫生纸堵在了自己的鼻孔里就立刻离开了一楼的卫生间。门口红着脸的云紧张的看了他一眼,得到他“什么也没看到”的答复后,终于松了口气。

  正在被韩莎折磨的莉莉忽然眼睛一亮,嘻嘻哈哈的冲进了卫生间中,大呼小叫了起来:“啊——云姐你要丰胸!”

  “云也要丰胸?我看看,我看看。”韩莎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向着卫生间跑去,以她那大大咧咧的性格,早已忘记了自己刚才的事。

  舒文的眼角撇了撇云那同样不错的身材,只感觉鼻子一热,马上就要控制不住。云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手足无措的看着地面。正当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眼前的男子时,却听到了他的脚步声响起,“我先回去睡会……”

  “云,管不管用?我说你刚才一直没有回房,原来是藏到卫生间了。”   “莎莎姐你都已经那么大了,还想要再大啊。”

  “去死,莉莉你个死丫头,我差点忘了刚才的事了……”

  听着楼下那些刺激的话,舒文背靠着书房的门默念静心咒,好一会才平复下自己的心情。在书房待了一会,没有电脑,没有人可以煲电话粥的他也渐渐的感到了无聊。想起老和尚寺主的话,便蹑手蹑脚的开了门,到了一边被改造成活动室的主卧开始了锻炼。

  悦琴因为修炼的原因,使得这里还是有着不少的器材,地上厚厚的泡沫垫加上地毯更是让舒文满意,这样就不会打扰到楼下的几位美女了。虽然没有什么联系力量的器材,但是对于某人来说却并不是什么难事。

  舒文在活动了一下手脚做了热身后,一个翻身双手倒立在了地上,就那么开始做起了没有腿脚撑地的“俯卧撑”。自从上次的事件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锻炼了。猛的开始如此重负荷的训练,开始他还有那么一点的吃不消,汗水直接就顺着舒文的脸留在了地上,换在身上的运动服也渐渐被汗水所侵透。

  “四十二……四十三……呃,不行了,做到五十个换。四十四……”五十组动作做完,这个身体强健的家伙一下躺在了地上,开始了剧烈的喘息。为了增强训练的效果,他又从一变的器材中取过了几个铅块和绑带固定在了腿上,开始做起了弹跳。

  云被韩莎莉莉两人一番欺负,面红耳赤的将藏在卫生间忘了取出的东西放回了自己的屋内放好。她发现没有什么东西的舒文久久没有动静,便借口送水准备去看看他。然而在到了二楼的书房后,她却发现那个人并不在屋里。

  一点细微的喘息声从一边传来,云轻手轻脚的走到了那个已经是活动室的主卧旁,轻轻的推开了房门,却发现赤裸着上身的舒文正倒挂在一边的栏杆上坐着仰卧起坐。剧烈喘息并数着数的某人显然是没有发现轻手轻脚的云,仍然在忘我的进行着训练。

  舒文本来就精壮的上身上因为沾染了汗水的原因,散发出了一种特殊的男性魅力,云就那么端着菜,坐在一边的瑜伽球上,一句话也不说的看着他。

  “三十九……四十……”舒文剧烈的喘着气数着数,因为实在脱力而倒挂在了栏杆上,他的身下已经已经汗水而浸湿了不小的一片。

  “云姐,你在哪里啊?”莉莉的声音忽然喊了起来,“莎莎姐说你这么久还不下来,会被舒文哥哥拐跑,让我来救你啦。”

  有些疲惫的舒文猛然一愣,也终于看到了坐在一边的云,在打了个招呼后,某人忽然想起自己的上身还没穿衣服。因为这忽如其来的尴尬,他差点从栏杆上掉下来。虽然没有那么惨,却也狼狈的坐在了地上。

  “你没事吧?”云一下站了起来,走到了舒文的身边,蹲下来扶着她。

  正当舒文感叹云的温柔时,莉莉却忽然拉开了门,看到了他们两个人,在愣了片刻后,她忽然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喊起来:“莎莎姐快来啊。”   “怎么了?”韩莎扯着嗓子在楼下喊。

  莉莉对着舒文和云一个坏笑说:“云姐把舒文哥哥扒光了,要非礼他!”说完她就立刻闪身离开了这里,逃避云接下来可能到来的追杀。

  “死丫头!”云的脸一红,斜着眼瞄了一眼舒文,立刻追了出去。坐在原地的舒文听着楼下传来的嬉笑打闹声,看着那个放在一边,散发着幽香的清茶,心里说不出的感动。喝了一口水,他又继续投入到了锻炼的道路中。

  当悦琴回到了家,莉莉上来召唤舒文的时候,他才知道他已经不知不觉的锻炼了很久,看着泡沫垫上自己留下的汗渍,想到一向有怪癖的悦琴可能的暴走,他打了一个冷颤,就立刻钻进了旁边的卫生间,寻找一些清洁用品准备擦拭。

  莉莉看着地上那些干了的汗渍奇怪的说:“舒文哥哥,地上这些白的是什么东西?”

  “哦,那是汗。”舒文仿佛听到了脚步的声音,也顾不得上身还是赤裸,拿起了自己的旧t恤开始擦。这件衣服是他自己的,不必担心莉莉或是云会难过。

  “哇,你留了这么多的汗啊,肯定很累吧?要不别擦了,反正悦琴姐也不会在意了。快点下去吃饭吧。”

  舒文仿佛听到了悦琴开门的声音,立刻对着莉莉劝说道:“莉莉乖,帮我拖住悦琴。我擦干净冲个澡,立刻就下去。”

  莉莉的眼睛一转,随便表面傻乎乎的“哦”了一声,眼睛中却闪过了一丝狡黠的光芒,“交给我了。舒文哥哥你一定要洗的白白净净的再下来哦。”

  小丫头走后,舒文用t恤沾了水,很快将一堆的汗渍擦拭,便一头钻进了旁边的浴室开始冲洗自己的身体,也不顾是否打开热水了。凉水冲在身上,想到莉莉刚才的坏笑,他心里忽然涌现出了一股不好的预感,很快穿上一身干净衣服到了楼下的餐厅中。

  “怎么这么久才下来,悦琴都在这里等你。”韩莎的嘴里放着一根筷子,不满的看着舒文。桌上已经放满了菜,看着莉莉还她哀怨的眼神,想来也应该是云阻止了她们提前开动。   “我稍微冲了一下澡……”

  “我知道!”莉莉忽然大喊一声,“舒文哥哥在训练室里留下了一滩白色的东西,刚才一直在擦呢。”

  正在喝水的舒文开始并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在想明白后差点被水呛死。旁边的悦琴和韩莎都是一副奇怪的表情看着莉莉,不知道她说的是些什么。只有云,整个人的脸已经红得了脖子根,轻轻的撞了一下不懂事的莉莉,示意她不要多嘴。   “白色的东西?是牛奶吗?”韩莎想了想说。

  悦琴疑惑的说:“你见他去牛奶上楼了吗?”见三个美女全都摇了摇头,悦琴沉思了一下说:“那就是他没有任何物品上楼,在楼上留下了一滩白的东西。如果这样说,那应该是来自他身体中的……”   云红着脸拉着悦琴的衣服:“别说了。”

  舒文预感到事态即将不可控制,“呃,你们听我解释。”

  “住口”韩莎一下打断舒文,对着悦琴好奇的说,“快快,是什么,告诉我。”

  “悦琴,别——”舒文想要制止悦琴,在遭到一个冰冷的眼神后,立刻吓得缩回了脖子。

  悦琴喝了一口茶,看了看表情奇怪的几个人说:“还用问嘛,人体内白色的东西只有脑浆了。我知道一个人中了一种毒,就曾从鼻孔之中流出过脑浆,之后的几个小时才死……”

  “呃——”一桌人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舒文立刻解释说:“莉莉说的是我留在地上的汗。干了之后成白色的了。”

  显然他的话没有任何的起色,几个美女一下没了食欲,手中刚刚拿起的筷子又放了下去。

  “我去一趟洗手间。”云嘿嘿一笑,忽然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舒文,离开了餐厅。   韩莎忽然对莉莉说:“我也要去,莉莉扶我。”

  “好的。”莉莉如同逃难般从桌上站了起来,扶着韩莎跟着云一起离开了餐厅。

  独自夹起一片猪肝放到了口中,悦琴对着面色难看的舒文说:“肝脏很奇怪,在生物体内的时候是红色的,取出久了会变成黑色,炒熟了之后会变成深灰色。你说人的肝脏会不会也是一样的?”

  “我有点凉,上去拿件衣服。”舒文感到背后一寒,只想暂时离开这里。

  “不许去!”悦琴的话让他一下坐回了板凳,“她们很快就会回来,你不能再让她们等了。”

  “呃,好。”舒文被酷酷的美女这么盯着,只感觉全身发冷。

  “云刚才的表情很奇怪,白色的物体除了脑浆还有别的对不对?告诉我。”悦琴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我如果去问她,会很没面子。”   舒文:“……”    起点中文网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