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番外163一个都不能少(终)

小说:福妻盈门作者:煮酒梅子青更新时间:2019-01-20 07:09字数:1527224

“好,我不走。www*xshuotxt/com”小五望着那紧紧拽着自己袖子的素白小手,唇角一翘,十分愉悦的莞尔一笑。

李蔓被他笑的有些尴尬,就好像她多离不开他似的,松了手,她小声解释,“外头雨这样大,你再淋下去,会感冒的。”

“你心疼了?”小五眼底笑意更深,很自然的又将她挪开的小手攥到了掌心里。

李蔓想抽走,但他不依紧。

这个时候,狭窄的车厢里,还有刘嬷嬷等三个人,她也不好跟他怎么闹,只得任由他抓着了,但被他专注的视线瞧着,实在承受不住,她只得无奈的别过了脸去。

小五瞧着她娇美的侧颜,慢慢的竟爬上了红云,偷偷的笑了。

一路沉默,好在没多久,车子就到了附近的一处镇上,雨还未歇,众人找了许久才找到一家简陋的客栈。

客房里除了一张床,什么都没有了,跟李家从前住的老屋差不多雠。

不过,热水却是免费供应的。

一共要了三间房,李蔓本打算和刘嬷嬷一间,小月和香儿一间,小五跟夏车夫凑合凑合。

但因路上被打劫的事,小五说什么也不放心李蔓,非得跟她一间,还说他不用睡觉,半夜只是椅子上打个盹儿就成。

刘嬷嬷知道这位小主子的心思,哪里还敢跟他抢,很识趣且主动的就搬去和另外两个小丫头一起挤去了。

夏车夫便舒适的一个人独享一间房了。

李蔓很无奈,拿起干净的衣裳,对小五道,“我去刘嬷嬷那边换衣,你的放在床头了,也赶紧换好。”

“别去。”小五捉住她,道,“你就在这换,我出去。”

“出去干嘛?刘嬷嬷就在隔壁,我换好就回来。”李蔓很好笑他紧张什么,“而且,隔壁那么多人,就算有坏人,我们好歹也能抵挡到你来搭救啊。”

“不是。”小五脸色微窘,慢吞吞的解释,“你在她们跟前换衣裳,不好。”

“呵。”李蔓笑出声来,“傻瓜,我自然知道让他们回避的。”

“不要。你就在这儿换,我在门口候着,换好了喊我。”小五霸道的留下了她,然后,浑身湿哒哒的就出了门。

李蔓愣在原地,忽而就觉得,小五现在跟他哥哥们越来越像了,管她还真跟管自己媳妇一样了,越来越顺手了。

简单擦了下身子,换好了衣裳,李蔓忙开门,小五果真就像门神似的站在门口,就笑道,“我换好了,该你了。”

“嗯。”小五转身进来,却看到李蔓跨出去,忙拽住她的手腕,“你去哪儿?”

“我在门口等着啊。”这屋子里没遮没挡的,难不成还让她看着他换?

“不用。”小五轻轻一用力,就将她拽回了屋,反手就将房门给关了起来。

李蔓睁大眼睛,又环视了屋子,再茫然的看着他。

小五笑,“你闭上眼睛不看不就成了?除非你特想看,那我也不介意。”

他松开她,走到床头,拿起衣服一瞧,是自己的?扭头好奇的问,“你还带了我的衣服?”

他随身携带的衣物等行礼,一件没留的全给了天宝,本来以为李蔓是要了夏伯伯的衣裳给他暂时穿一下的,可床上的分明是他平常穿的。

李蔓走过来,冲他笑着点头,“是啊,我怕你为了出家,将家里带的衣物丢了,所以就多带了几套,呵,万一你要穿个和尚服,跟我一起,不是太奇怪了么?”

“还是你想的周到。”小五满面含笑,竟一时忍不住像二哥平时那样,很宠溺的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

李蔓浑身一僵,忙后退一步,“你快换吧。”

说完,赶紧背过身去,还闭上了眼睛。

看她如此,小五倒没有以往那样的失落,反而浑身觉得舒畅无比。

“那我可换了哦,你别睁眼偷看啊。”他一边看着她绯红的耳垂,一边轻轻的脱了湿漉漉的衣裳。

李蔓抿着唇,轻哼,“谁偷看了,快点。”

“哦。”小五换衣裳倒快,一会就干净清爽的出现在了李蔓跟前,“怎么样?”

李蔓睁开眼睛,看着他明亮的有些过分的眼睛,笑了,“我家小五最好看了。”

“真的?”小五挑眉,目光灼灼的望着她,“比大哥他们都好看?”

“咳......”果然她该长记性才是,以后跟他们兄弟说话,都不能用最这个字,否则,下一句一定会是跟其他几个比。

“小五,饿了吧?咱们吃东西。”李蔓岔开话题。

“不饿。”小五摇头,坐到床上,拍了拍床板,道,“你坐下来。”

“干什么?”这么小的屋子,两个人干坐着还真是怪呢。

“坐下来。”小五就拉她坐下来。

李蔓才挣扎着,小五伸手就摸上了她的发髻,将她湿漉漉的头发松散了开,然后,拿起毛

巾一缕一缕小心翼翼的帮她擦着。

他坐在她身后,什么都没说,很细致很专心的做着这项工作,李蔓不用看,都能想象的到他帮她擦头发时那满是爱恋的眼神,心,忽地就暖了烫了,尤其是在陌生而简陋的环境下,几乎快融了一般。

其实,哪怕她不愿承认,但事实上,身后的这个孩子真就在她眼皮子底下偷偷长大了。

他甚至懂保护他的女人,呵护他的女人了。

不自觉的,李蔓唇角漾起了甜蜜的笑意。

她一直排斥跟小五在一起,可是,扪心自问,小五其实早就在她的生活里,在她的心里,若真有一天,要将他从她生活中剔除,怕也会有剜心般的疼吧。

如今,甚好。

“想什么呢?”忽地一歪脑袋,小五看见她唇边的笑意,问。

李蔓微微仰首,对上他还带有两分稚气的俊俏脸庞,坏坏一笑,“我想我上辈子一定拯救地球了。”

“嗯?”

“不然,怎么会这么好命,能和你们兄弟相遇呢?你哥哥们也罢了,只是你,这样一个年轻俊俏鲜嫩的小鲜肉又要进我碗里,真是......我都觉得过意不去了。”李蔓半真半假的笑道。

小五却不太能听懂她的话,但从她的眼睛里,他能看的出,她的心已经接受了他大半,也许,不用两年的时间,他就可以完完全全成为她的男人了。

可小五到底低估了女人的耐心,两年的时间,李蔓从未想过要提前。

两年的时间,不仅是让她自己的心里有个缓冲的过程,也是让小五有充足的时间来做决定,也算对他的考验吧。

直花了有半个时辰,小五才算将她的头发擦的没那么湿了,这才出门问掌柜的要饭菜。

才到楼下的时候,恰好遇见进门的李墨等人。

“大哥。”小五惊喜的看着李墨,目光又扫了扫随后跟进来的李言、李书和李画。

“小五?”李墨等人也很惊喜的看着他,“你真在这儿?媳妇呢?”

“楼上房间里呢,你们怎么来了?”小五好奇的问。

“此事说来话长。”李言道。

原来,那日只有李书李画送李蔓到了灵山寺,他们俩没到寺里,只在山下一个农户家里住下,每日打探消息。

可家里的李墨李言干等着也是心里着急,后来,两个实在忍不住也就跑来了。

兄弟四个碰了面,一大早就去寺里,却被告知李蔓等人天一亮就下山了。

他们这是生生错过了。

于是,四个人连忙追赶,只是,路遇大雨,不得不在破庙里避了会子雨。

避雨的过程中,突然有四个壮汉骂骂咧咧的进到破庙里。

从他们骂的话里,李墨等人敏锐的觉察到了不对,一顿狠揍之后,这几个算是老实交代了。

原来他们竟然打劫了小五的车子,不过,幸好,小五他们没事。

他们将这几个交给了附近村子的一个村长处理,然后,便一路追了过来,想着这边是家客栈,外头雨大,兴许小五他们会进来歇脚,所以,抱着试试看的心里,兄弟几个就进来打听了。

可巧不巧,就碰到了小五。

等五兄弟一起出现在门口时,李蔓彻底蒙住了。

李画就将经过说与了她。

李蔓好笑,“这下好了,咱们一家子都窝在这里了,你们去问问还有没有客房吧?”

哪里还有多余的客房?这本就是一个大户将自己家的屋舍改成的客栈,平时,十天半个月也鲜少有人来住,谁知今天一下子来了这么多?

无奈,当晚,一家子六口便挤在了一张炕上。

听着窗外雨打窗棂,李蔓忽而想起他们一家子第一次出远门的那次,那也是一家子住一间客房,后来晚上闲逛,还遇到了司徒青那妖孽。

如今,都过去几年的时间了,司徒青那妖孽总算被人收住了,现在连儿子都有了,全然没有了当初的花花性子,整日只围着媳妇儿子转,立誓要给儿子再生个妹妹玩。

提起司徒青,就不得不想起燕丹,如今虽为太子,但老皇帝基本退居二线、颐养天年,国事都交予他来处理。

不过,整日勤于国事的太子,最让人操心的就是他的终身大事了,府里女人不少,可至今没有传出一个有孕的。

众人都十分盼望将来会有个女子能走进他的心,也很好奇究竟会是怎样的女人,能进入这样一个男人的心呢?

更有燕锦,虽然偶尔还要在李蔓这里酸一把,但一点不妨碍他跟上官雪办事,三年抱俩,这样的事对他来说实在太简单了。

惹的后来,上官雪偷偷来找李蔓,让她教授有没有不孕的法子,为什么每次只要燕锦一碰她,她很快就会大肚子呢?为此,她头疼不已。

家里两个小魔怪缠死她了,可肚子里俨然又有了一个,她郁

闷死了。

提起这个妹妹,李蔓就想笑,实在太可爱的,可让她想笑的还不止这一桩,单就这怀孕生子的事就跟会传染似的。

她身边,除了她自己,其他女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有喜,就连云烟某日竟然带着贵儿过来,满脸娇羞的跟她说有了。

李蔓早就猜到云烟势必会跟这男人有点什么,可是孩子都有了,也着实让人意外,而且,大约因有了孩子的缘故,贵儿这男人神智明显好转,甚至能亲自下厨给云烟熬汤。

云烟说,经历了那么多,她才知道现下这种平淡的生活才是真的幸福。

这些也就罢了,可张景的事就更离谱了,谁能想到,一向沉稳谨慎的他,竟然在一次酒后,让梅家小姐有了孩子。

奉子成婚,张景是继燕锦之后的第二人。

说了这么多别人的事,接下来就该李蔓自己的事了,两年的时间就在各种甜蜜幸福中一晃而过。

就连大宝二宝都可以打酱油了。

她跟小五的事也该办了。

就在小五十八岁生日那天,还在神女沟,他们最温馨的家里,小五度过了他人生中最美妙最动人的一天。

自此之后,李蔓就是他名正言顺的媳妇了。

思及此,小五觉得眼角也没那么疼了。

“这样早?”李书一早口渴,到厨房里找水喝,就看见靠在锅台边一边揉着眼角一边傻笑的小五。

小五轻轻哼了一声,“蔓儿口渴,我下来弄点水。”

“哦。”李书了然的点点头,不然的话,谁舍得离开媳妇的被窝呢。

“那你不上去?”李书看他仍旧呆呆的不动弹,就好奇的问。

“哦。”小五愣愣的转身就走。

“喂,媳妇不是要喝水吗?”李书看他双手空空的就往外走,又叫住他。

“嗯?”小五愣怔,那神情有如梦游中。

李书好奇的瞅着他,直到发现他眼角的青紫,吓了一跳,“你这眼睛怎么了?被谁打的?”

昨晚送他跟媳妇回房,还好好的呢?

“哦,这个。”小五本想说是碰到墙角的,可脑子一短路,竟将实话说了出来,“媳妇打的。”

“啊?”李书吃惊的叫出来,旋即哈哈大笑,“小子,这下知道媳妇的厉害了吧?”

他一直知道媳妇在床上喜欢咬人挠人,可像小五这样被揍的眼睛发青,还真是稀奇,也很好笑。

他大笑的声音,让小五一激灵,如梦初醒般,这才窘迫的脸通红,“笑什么?你们没被媳妇打过?”

“还真没有,媳妇对你太好了,哈哈。”李书笑的腰都弯了。

小五脑海里想起昨晚,手指头又掠过眼角的伤,也跟着笑了。

罢,那样的快活都受了,这点小伤算什么。

有了这次经验,以后的每次他都很注意,千万小心的不会被媳妇的拳头揍到,不然,每次过后不是鼻青就是脸肿的,会被人笑话的。

只是,这样快活的日子并未持续多久,某天饭后,李蔓干呕不止,后来诊断,竟是又有了身孕。

这在李家无疑又惊起了千层浪,李蔓有孕,说明身体恢复了,可是,基于上次产后昏迷,李家兄弟个个有了心病,万不敢让她再生了。

可李蔓见着身边的姑娘们,一个个的生孩子,她倒又有些羡慕了,就想再给大宝二宝添个弟弟妹妹。

她每日里自己调养自己,快活的不行。

如此,李家兄弟慢慢的也平静了下来,可平静之后,又有一件事让他们烦扰了。

这次媳妇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小五很自信的觉得孩子是他的?因为按日子算,那几天正好是他跟媳妇洞房的日子。

可李墨等几个哥哥也表示不服,那段日子,他们跟媳妇也没断过,何况,小五年纪小,不比他们。

就这样,就兄弟们吵嚷着孩子是谁的时候,李蔓肚子一天一天大起来,这一年仲春,又为李家诞下一名男孩,据说模样俊俏,神似李蔓,可眉毛像李画,耳朵像李墨,鼻子像李书,眼睛像小五,嘴唇像李言。

当然,这只是兄弟们为了证明这孩子是自己的,而不得不在孩子脸上找特点。

对于这些,李蔓见惯不怪,生大宝二宝的时候,他们也是如此,过一阵子,他们就消停了。

反正,她也不知道是谁的,总是李家的人就成了。

幸福的生活还在继续,说不定,她还会继续生呢,到时候,就让他们一人认下一个,各自当爹,不用争抢,好的很。

想着未来美好而闹腾的生活,李蔓会心的笑了,院子里,三个孩子玩的起劲,而她身边,渐渐被五个相公环绕。

“媳妇,晚上吃什么?”李书问。

“你们想吃什么,我做。”李蔓答。

于是,一家六口一起进

了厨房,如今,李家的厨房比以前大了一倍,足够他们六个人一起做饭的了。

每日里,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虽然平淡,但有他们兄弟相伴,李蔓觉得,一辈子过这样的日子也乐意,而且,还总觉得过不够。

于是,她偷偷的在心里祈祷,下辈子,下下辈子,她还要跟他们在一起,做他们的媳妇,一个都不能少!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