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九 这样的结局

小说:休掉冷君:皇后要出逃作者:烟月笼沙更新时间:2018-12-18 11:14字数:340386

四十九 这样的结局

“他们……真的这么说吗?”一滴晶莹的泪水顺着冉婷姣好的面容滑落,滴落在光滑的冰面上,迅速地晕了开来。 。她轻咬着下唇,圆睁的双眼紧紧地盯着红叶的残缺的娇颜,眼中充满了希冀。

在离开圣山被圣父带到呉旭国的那段时间里,冉婷的心中充满了怨恨,怨恨自己身为皇家宗亲的身份,怨恨身为王爷却早逝的父亲,更怨恨不顾念尸骨未寒的父亲却在权贵面前屈膝带着自己投奔向王室宫墙之内的母妃!怨恨那个面对自己母妃争风吃醋引起的风波,却又那么大度淡然地回应的王后娘娘,更怨恨那个在众多女人之间周旋,甚至在自己兄弟尸骨未寒之际却将他的未亡人纳入自己羽翼之内的国主!

冉婷无时无刻不在唾弃着自己,唾弃自己那‘长公主’的身份!那来自灵魂深处的耻辱感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她的精神意志!

而,那个集万千宠爱与一身,自幼聪慧过人的公主殿下,更是冉婷怨恨的对象。

对年纪相仿却轻易地得到一切,受尽万般宠爱拥有天下人拥戴的神女身份的堂妹的嫉恨,让她享受一直发了狂的母狮子,在得知自己肚子里竟然有了一个不受欢迎的生命在孕育的时候,深藏在心底多年的负面情绪彻底的爆发,丧心病狂的她竟然要挟当时准备云游的呉旭国前国主,实际上的圣父舒旭,出兵征伐自己的国家!

在冉婷分娩的那一天,她得到了巴世国灭国的消息,国主死了,与母妃抢占分享国主的喜爱疼爱自己犹如己出的王后娘娘也死了,母妃也死了……

在孩子出生的那一刻,冉婷的心也死了!

“对!他们临死前就是这样说的。不管你做了多少错事,母后从来都没有责怪过你,就跟叔母一般,母后从来都没有责难过她!死前,他们都是含笑而去的!”红叶几近声嘶力竭地怒喊出声,泪水顺着眼睑溢出,晶莹剔透,伸长的指尖直指依然趴伏在地上的冉婷,言语里的控诉愤怒喷薄出,“可你,你是怎么回报他们的!你对得起母后对你的宽待的!你这个冷血冷情的混蛋!”

幼年时与母妃在王府后院嬉戏的情景一幕幕地在冉婷的脑海里浮现,在她的眼前仿佛能够看到体弱多病的母妃不愿假手他人,经常在深夜的琉璃灯盏之下带着满脸的温存一针一线的为自己缝制御寒衣物的情景,彼时的冉婷年纪尚幼并不懂得母亲的爱意,总是在她身边闹着要母妃的陪伴……

现如今再次想起过往的一切,母妃那张温情脉脉的慈爱的脸像是一根根尖刺一般扎进了冉婷被冰霜层次封冻住的心窝,她仿佛能听到胸口处传来的一声声冰块碎裂剥落的咔嚓声,冰块之下渐渐露出那颗曾经死寂,如今却猛烈跳动着的鲜活的心脏!

泪水如断裂的珍珠项链一般,一颗颗晶莹剔透地从冉婷美艳无双却苍白无比的脸颊上滑落,她一手抚住针扎般疼痛不已的胸口,一手撑地缓缓地撑起趴倒在地上的身体,泪眼朦胧地望着咫尺之外的红叶,愧疚的眼神深锁在她脸上那道狰狞的疤痕之上,继而缓缓低落定在红叶那高高隆起的肚腹之处。

“本宫罪孽深重,对不起疼爱我的母妃,对不起视本宫如己出的王后娘娘,更对不起……自小就处处维护本宫妹妹,”冉婷视线逐一掠过一地支离破碎的残肢断臂,掠过曾经跟随在自己身边的部下们无一生还鲜血淋漓地横尸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透过模糊的泪眼,她艰难地往前攀爬了一步,充满希冀的眼神与红叶对望,声音哽咽呜咽着声音呢喃,“妹妹还能原谅姐姐么?原谅姐姐曾经犯下的错……”

红叶心一酸,手下意识地抚上右脸的那道伤疤,三年前那一晚梅林里的情景再次浮现在眼前,一时心软的自己好心上前想将心情陷入低迷悲伤不已的冉婷,却被早有预谋的她挟持,当做了掣肘旭慕以助其自己脱身的工具!更为甚至,被嫉恨蒙蔽了双眼的冉婷,竟然为了阻止旭慕的步步紧逼而不顾骨肉亲情扬起架在自己脖子上削铁如泥的匕首毫不留情地在自己的右脸上划下了深深的一刀!

那一刀不单只是划在自己的脸上,更是深深的刻在了自己的心上!

红叶深深地望着冉婷那泪涕泗流的惨然模样,眼点的疏离悄无声息地慢慢退散,取而代之的是点点的宽容释怀。也是在二十一世纪的父亲说的对,人总会犯错,总是拘泥于别人的错误,不单只身边的人难受,自己也难以从痛苦之中解脱。

许久未曾再忆起那些身处于另一个时空的亲人,此刻父亲那满带微笑的慈爱面容却如同近在咫尺一般令红叶心头的一切沉重的仇怨都变得飘渺,逐渐的淡去……

父王母后还有,叔母临死前那充满寄望的眼神不约而同地闪现在红叶的眼前,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将胸臆之间的浊气缓缓低糊了出来。

不管是红叶也好,轩辕虹也罢!

惜取眼前人!

红叶环顾四周,挥去脑海之中盘绕的许许多多曾经年幼时充满欢笑的日子,有另一个时空的,更多的却是这个身在这一方天地之时的欢乐时光,没错,过去的就让那些过去远去吧,现在她该做的是,好好的珍惜眼前的人。

嘴角绽开一朵和熙的笑意,眼眶湿润的红叶不顾冉悔的阻止,跨步走到了冉婷的跟前,缓缓地弯下笨重的身子扶起泪眼婆娑的冉婷,抬起葱直的柔夷轻轻低拭去冉婷艳丽的脸上那混合着妆容的泪水。

“姐姐,虹儿不怪你,以后咱们姐妹俩相依相伴再也不是孤苦伶仃了。”红叶红着眼眶眨回眼眶处的泪意,撇开再次回到这个世界时候的那种孤苦无依的惨然心绪,犹带着泪痕的脸上绽开了一抹真诚的笑意,双手揽住冉婷压抑着哭意不断颤抖的双肩,情难自禁地将冉婷拥入了怀里。

“虹儿……”冉婷颤抖着满是哭腔的声音,感动不已地趴在红叶的肩头上放声大哭了起来。

一直紧张地围绕在两人的四周,虎视眈眈地戒备着冉婷是否有异动的众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撤掉了防备,裂开了嘴角望着抱做一团的两道纤细的身影,眼神里都是欣然的笑意,随意地站立着,不愿去打扰冰释前嫌的姐妹俩,各自互相包扎着彼此身上密布的伤口,这一战大家都已经心力交瘁,形势一缓和,众人这才发现彼此身上挂的彩可真是比数年来累计起来的都要多的多。

此时唯有一直站在红叶身后的旭慕与冉悔眉头深锁地凝视着拥抱在一起的红叶两人。以几年来冉悔对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行事作风的了解,他总觉得她如此轻易地悔悟显得是那么的不可思议,虽说兵不厌诈,可他又难以说出诡异之处在哪里,貌似粗心的他虽心细,一时之间却也找不出问题症结所在。

眉头紧锁的旭慕跟冉悔有着同样的担心,心头总有个声音在告诉他这一切变化的太生硬太不合情理了,当年能够为了脱身而狠下杀手挥下那一刀,甚至在临走之前对虹儿补上一掌玄冰之毒的冉婷,会是这么轻易就痛改前非之人吗?

如果不是当年自己冒着生命危险将虹儿身上的病毒转移到自己的身上,此时的虹儿恐怕早已香消玉殒了,只是苦了轩儿,一出生就饱受冰毒之苦。

心绪不平的旭慕抬眉望向那嚎啕大哭之中的女子。

这一看却让他愀然变色,紧搂着红叶的冉婷右手已经完全变成了血红之色,一双红肿的眼睛里闪过一道狠厉的寒芒,落在红叶的身上。

“不!”

只来得及发出这一声惊恐的吼叫,冉悔心神具裂地看着那只血红的右掌如慢动作一般狠狠地拍向被冉婷搂在怀里的红叶的后背。

“虹儿……”肝胆俱裂的冉悔耳边想起一声惨然的怒吼,眼角闪过一抹黑金混杂的影子,迅疾如闪电,眨眼而过。

‘噗!’

两篷血雾喷洒向火光朦胧的半空,在半空之中汇聚在一起,却像是毛毛血雨一般纷扬而落。而后,两声轰然声响不分先后地在寂静的圣殿之内砰然响起。

从冲击中回过神来的红叶愣愣地望着不远处那一动不动的艳丽身影,望着她那扭曲地放在身前的殷红的散发着毒气的手掌,望着那嘴角汩汩冒着鲜血的身体逐渐被沿着破裂的冰面而往上侵袭的‘妖莲伤’毒气所包围,感受着身下那冰冷却柔软的触感,犹自怔愣着,她不敢翻身去看身后那人的状况,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小姐!”

“红叶!”

“国主!”

纷杂的呼叫声刺激着红叶的鼓膜,一道微弱的呻吟之声如游丝一般窜进她的耳朵,红叶浑身猛然一震,迅速地挣扎着爬起了笨重的身体,翻转身看向垫在自己身下的那个满头银丝紧闭着双眼的男子。

“不,旭慕,不要!你不能有事,不能!”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红叶的心中崩塌了,过往的一切不停地在眼前重演,梅林中为了救下被冉婷挟持的自己而生生被冉婷一匕首扎进了胸窝之中的旭慕,寝宫中为了解掉自己遭冉婷暗算而身中的冰毒的旭慕,还有眼前为了解救自己而躺在自己身下生死不明的旭慕撞击着红叶此刻千疮百孔的心,泪眼朦胧的她嘶哑着声音尖声哭喊着,奋不顾身地扑向那大半身子被透过裂开的冰缝扶摇而上的‘妖莲伤’毒气所侵染的男子,紧紧地将他拥进了自己的怀里,“不要……”

“红叶,危险!”冉悔等人脸色惨白睚眦裂如离弦之箭一般冲向紧拥着双目紧闭的旭慕的红叶,心里不停地祷告着,祷告着……

(全本完)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