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惟愿生命到此为止(大结局+完本感言)

小说:荣嫁作者:原非西风笑更新时间:2019-01-20 07:39字数:257059

“王妃说细细一想,她确实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技艺,琴棋书画那些雅致的她下辈子也学不会,女工之类她也实在烦得很,厨艺倒是有意思的,昨儿她蹲了一天的厨房,光学着怎么起火控火,今儿就做了一盅绿豆汤,也只是在练习怎么控制火候,说是熟练了以后就可以做复杂点的。”管事妈妈笑一笑,“王妃还说大灶实在麻烦,很是该琢磨简便些的炉子,一个手柄拧一拧就能控制火大火小的。”

沈约却没有笑。

杜妍这是感觉到压力了。

无论是这个环境,还是宫里他那位姑姑,都让她觉得有压力,否则她绝不会勉强自己去做这些事。

同时,这未必不是她越发在意自己的证明,若是不在意自己,管别的人怎么说,当初连名声糟了,她都是很无所谓的。

沈约都不知该欢喜还是心疼。

他问:“做这些她都开心吗?”

管事妈妈小心地觑他一眼,斟酌着措辞:“依奴婢看,王妃虽然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但要说多喜欢是没有的,奴婢问多了,她便说,人生在世哪有那么多事都是顺着心意的,她虽然一开始不是很乐意,但要说多勉强不情愿也是没有的,更不会觉得委屈,难道她什么都不做太后就能把她怎么了吗?只是就好像每个人活着,都是有很多任务的,她已经是很有福气的一个了,为了让这福气更持久些,本是该多多努力的,多做些事也没什么的。”

沈约心头一颤。

嘴边就缓缓挂上了温柔的笑。

他看上的人果然是特别的,这样积极乐观,有时嚣张蛮横有时又很懂得忍让求全的人,叫他去哪里找?

可是她这样也是不行的,太后既然出了手,便没有能够轻易满意的道理,恐怕杜妍做得再多再好,也是要给她挑刺的,更何况现在还只是学一部分?

他脸色有些冷峻了起来,望向皇宫的方向,心说姑姑你又何苦逼我呢?

……

杜妍认认真真地过自己的日子,已经排入日程表,该学的东西一样不落,不过奇怪的是沈约他姑姑没有再叫她入宫了。

没有就没有吧,她也懒得去想,照样学她的管家,学她的厨艺,因为不再有人在上面盯着,反倒越发学出了乐趣,时不时给自己、给沈约做些小吃食,倒也是个情趣,小两口感情越发深厚起来。

一年年就这样过去。

杜妍满十八了,沈约下山了,闲暇的时候,他也会放下一切琐事,陪杜妍到处走走,游览各地好风光。

这些年来大周发展得极好,北齐曾有意动兵,可是他们内部夺嫡战闹得很火,前前后后一直延续了十多年,直到劲头最猛的三皇子染病辞世,这才终于局势平息下来。

不过谁也不知道,北齐三皇子离世前,沈约去了一趟,见到他的“三皇子”吃力地要挣起来:“我要成功了,我就要成功了!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沈约冷淡地看着他:“你应该很清楚,我不可能让你在北齐称帝。”

这个三皇子不是别人,正是当年的陆沉机。

沈约道:“当年你做下的事,虽然你自以为不过是小事一桩,是一个玩笑,本来我也可以这样认为的,可是你所谓的对我的考验,牵扯进了另外一个人,我不能容你。”

我不能容你。

这样简单直接地说了出来。

陆沉机嘲讽凄厉地笑了起来:“为了一个女人!我竟不知道我的主子还是一个情种。”

沈约没有理会他,自顾自道:“让你背井离乡,已经是我最大的退让,你却仍不知足,妄想称帝,那我就只能让你消失了,好在北齐经过你这样的折腾,已经远不如从前,也再不需要你了。”

他说罢要走,陆沉机从床上滚了下来,毒入膏肓,他知道挣扎也没用了,只能恳求道:“我的儿女,求你高抬贵手,就看在我这些年……”

沈约没有回头:“你放心,我不会动他们。”沈约如今有了一个原则,就是不会动年幼的孩子,不但他自己不会动,也不会叫手下的人去动,想到自己家里聪颖过人却又调皮捣蛋的臭小子,他眼里不由忽地就柔软了下去,不过顷刻就被他收敛干净,“你留下来的子嗣永远是北齐的三皇子的儿子,只是他们能不能经得住你‘兄弟们’的报复,就要看他们的本事了。”

最出挑的三皇子死了,而数位皇子也都废了大半,齐宣帝年富力强的一位皇帝,有着一统天下的雄心壮志,最后却被自己的一群儿子生生熬得心力憔悴,垂垂老矣。

最后北齐也是一个年幼的皇子上位,可当年大周的小皇帝如今却已经长大成人,大周也越发是国富兵强,开始像当年齐宣帝一样地,对北齐虎视眈眈。

北齐就夹起了尾巴。

沈约没有让小皇帝攻打北齐的意思,两国一南一北分庭抗礼其实才是最好的,有压力,有竞争,才能刺激得国内蓬勃发展,而他们沈家也才有存在下去的意义。

若哪一天真的开了大战,恐怕也是沈家不得不做出一个决定的时候了,是就此沉寂,还是一举将这天下夺了过来,毕竟无论那一边胜了,都不可能继续容忍沈家这个庞然大物。

不过,那都是儿孙后代需要考虑的事情了。

在长孙周岁的那一天,沈约不顾所有人的挽留,正式卸任,无论是暗中的沈家势力,还是表面上的竟陵王爵位,都扔给了儿子,开始真正地带着妻子去更远的域外游览。

离开前那晚,他那个人前君子如玉,人后却总喜欢耍赖的儿子只差抱着他的腿哭诉担子太重会把他挺拔的脊梁骨给压完了会不好看。

他笑骂道:“都是做父亲的人了,怎么也好意思!老子像你这么大事都统一六部了,再嘀嘀咕咕我就给你把水搅浑了让你去愁。”

说着顿了顿,声音不觉低沉了下来:“你母亲时间不多了。”还

总嚷着还没有去能出产红宝石的地方看看,也还没看过那冰河深海,溶洞戈壁……

两父子都不说话了。

纵然他们富可敌国,纵然他们手掌大权,纵然他们武功盖世,有的事真的无法强求。

……

沈约回了院子,看到妻子穿着棉布外衣,正抱着一个花坛细细地做扦插,夜明珠柔和美丽的光芒落在她侧脸上,仍旧如多年前一样的美丽安详,可那只眼已经越发变得浑浊了。

听到脚步声,她抬起头来,夜色中大概看不大清楚,笑了笑:“回来啦,儿子没缠着你?”

“他也大了,就是那脾气啊,脸皮也太厚了,难道还真能哭给我看?”

“只对自己人这样也挺好的,像你啊,遇见你的时候你才十七八吧,整天板着一张冰山脸,只差在脸上写上‘看破红尘我要出家’八个字。”说着杜妍自己笑起来,大概觉得那副情景很有意思。

沈约也笑了起来,坐到她身边揽住她依旧纤细的腰枝:“是,那小子比我可幸福多了。”他若也有一个父亲护着,有这样一个母亲时时疼着纵容着,也不见得养不出那股子少年人的骄气。

他看着她手里的动作:“都这么晚了,还做这个小心眼睛。”

“不赶一赶,这株小家伙就要死了,放心,马上就好了。”杜妍笑说,手里不停,“而且这些事我闭着眼睛都能做,哪里就能伤眼了?”

从三十岁之后,她的眼睛就开始变坏了,原本左眼的伤势还是落下了根,逐渐迁延到右眼来,开始几年还好,现在越发看不清东西,身体也变差了,有时候会莫名的头疼,晕厥,她很清楚,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而上次莫名的发热昏迷,冠白楼也确诊了,感染已深入脑部,随时能有危险。

她顿了顿,轻声说:“沈约,咱们别往远的地方走了,就在这京师周边吧,我不想走远,怪没意思的,又不是年轻人了,那些地方再好看也是异乡,如果哪里都要走上一回亲眼看看,一辈子的时间也不够。”

她担心自己这身体,如果在路上就出事了,那时沈约一个人怎么办?在京师里,好歹还有儿子,还有孙子,还有那么多老旧友人、同僚,他们劝着,沈约也顾忌着,总不会出事。

她也不想走的时候不是在自己熟悉的地方。

沈约沉默了一下:“嗯,那就去我们以前去过的地方看看。我先前还担心舟车劳顿你会吃不消,这样也好,你少操劳些,便多陪我些时日。”

在确诊之后,两人都不避讳这样的话题,仿佛说得多了就不会感到恐惧一样,等真正来临的那天,也更容易承受一般。

杜妍笑道:“其实这样已经很好了,当初你还叫我治眼睛,我就很怕,虽说除了病根可能多活几年,可万一失败呢?”

其实冠白楼也早说过,她这眼睛将来难免要成隐患,可一开始是她还没有给沈约生下儿子,哪里敢冒险治,后来丈夫儿子都陪伴在身边,日子过得那么圆满平稳,更不愿意为了一个活得更久的可能性,而放弃近在眼前的幸福。

事实证明,她其实没有错。

她如今都已经四十五岁了,这个时代有多少个女人能够活到四十五岁的,这还是沈约想尽了办法给她调养身体,连孩子都让她晚点生的结果了,若不是她实在不是那块料,还要压着她习武来着。

……

比预料中推迟了小半年,可该来的还是来了,哪怕再心态平和,她还是拖着他的手红了眼。

“做人不能太贪心,我能有这一辈子,已经很知足了,我就是舍不得你……”

沈约挨过来,与她额头相贴,因为习武的缘故,这些年他老得很慢,和床上憔悴面透死气的妻子闭起来,竟显得年轻了很多。

他低声说:“可以的话,你回去吧,在那个地方好好活着……”

杜妍微微一震,抬起了眼,眼前模模糊糊已经快看不清他的样子,可是这一刻两人之间根本不需要任何的语言。

她忽然微微地,甜蜜地笑了起来。

“都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你怎么就不怕?”

沈约扶扶她的鬓发,柔声道:“我要的是你这个人,你来自哪里,以前是什么人,又有什么要紧,我只是很遗憾,过去都没能陪着你。”

未来,恐怕也没有这个可能。

她的手越来越无力,声音轻得像是呢喃:“真的好遗憾呢,要是早点来就好了……不会弄伤了眼,不会再跟另一个人纠葛……我一早去找你,我陪你过一辈子……”

回去又能如何呢,那个世界又没有你。

在那个世界里,我一无所有,我会很孤单,很孤单,很孤单。

所以……

惟愿生命到此为止,无需在没有你的世界里煎熬。

——全书完r1152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