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外: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

小说:总经理,咱能消停点吗作者:九天白玉更新时间:2019-01-20 07:35字数:408917

而王先生双眼只是在那一瞬间睁大,随即便恢复了,十分不怕死地回视回去,“即便如此,你也没有权力干涉他交友的自由。”

已经多久没人敢这么挑衅自己,何晋鹏眉头都皱了起来,身上的寒气冻得离他最近的白矾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心里哀嚎了起来,何晋鸢,以后跟你没完!

这件事导致的后果,灰常的严重。

白矾直接被拽着拉回了家,别墅这边虽然与隔壁父母那边是连着的,通道却是可以反锁的,何晋鹏此时没心思让别人打扰,直接将人带上寝室,任着白矾怎么挣扎都没有用。

“呯!”门被反锁上,白矾本着求生本能,往屋里躲开了些距离,一双眼就像受惊的小兽瞪着眼前的男人,有些气急败坏,“我说了,我可以解释……”

“解释你一身勾人的样子去和别的男人见面?”最可恨的是,那个男人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跟自己叫板,还口口声声说结了婚还可以离婚,对他的爱人说什么一见钟情,非要追求他,他绝不放弃?

一想到这里,何晋鹏几乎要把牙给磨碎了,“过来。”

“不过!”相处了几年,白矾太了解了,为了小命着想,很坚决地摇头,现在过去,摆明了自个找死。可他当时估计是吓坏了,根本没想过,即便不过去,也已经在找死了。

果然,只是一个眨眼,距离了几米的男人就到了根前,待他瞪大双眼不敢置信的时候,被人直接甩到那张大床上去了,大床本来就很软,所以并不疼。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身后被人一扯,好像有什么没了,转头才发现,那……小内内已经在某人的手上了。

而某人眼里此时都是火,欲,火加怒火还有妒火,“你居然这么穿着内裤就出去了?”那声音都尖了几分,吓得白矾本能地蹬着腿,“放、放开我,不是……不是还有裙子吗?”

他不说还好,一辨话,直接就把人给激怒了,何总攻大人瞬间成了暴龙了起来,一把拉住他的腿,长裙一翻,白嫩的大腿还有美臀已曝光在二人视线下。

白矾:“……”

看到这情形,不但没减半分怒火,那火就像浇了油,噌噌地往上冒着。何晋鹏手一拉,就将人拉到面前,拉下自己裤头的拉链,那嚣张的东西已经对着那小口,吓得白矾这会儿终于白了脸。

“你、你你……不、不行!”

就这么进去,他会死的。

也好在,就算被怒火烧没了理智,何晋鹏还记得拿出油倒了满手都是,剩下的就对着那小口倒下,引得当事人那娇白的身体不由得战栗了起来。把瓶子一扔,手中的油抹了个遍,再抚上那小口,来回几下,直接就上了,无视那人吓得大叫。

“唔……啊不要……”

整整到底,白矾声音已然带着哭腔了,还有很委屈。早上二人还厮摩过,现在怎的就变成这样?

也许是那委屈的小模样,何晋鹏没有马上行动,而是把人抱在怀里,舔着那冰凉的耳垂,然后含在嘴里,直到冰凉不再,染上了热度,他这才换了地方,到了耳根,脖子,轻啃了那并不是十分突出的喉骨,听到身下人发出呻,吟,这才转回了前面,亲上了那发红的唇,看到带了颜色,觉得气不过,狠狠地舔了起来,直到露出原来的颜色,那两片性感的唇已经有发肿了。

二人相处四五年,身体的默契,还有白矾本就敏感,这会儿已经有了反应,也一时忘了先前的委屈,伸出手搂住了这个男人,开始回应。

身体适应了之后,已经迫不及待地寻求安慰,相处这么多年,白矾还是带着那羞赧,一边涨红着脸,一边扭了腰求,欢,这很容易就能把男人给讨好了,双眼一深,上来就是猛烈的骚动。

裙子被撩到了胸前,长发没有脱落,男人身上的西服没有一丝凌乱,看得出这男人是刚从公司赶回来的。也不知是不是这视觉冲击,白矾今天喊得特别的消魂,而且很主动。

当第一次被这么做到去了之后,白矾终于全身瘫软没了力声,任着被男人抱着到了浴室,裙子被扔进了垃圾释桶,假发和发套也被扔进了垃圾桶,如果不是人没得再生,白矾估计自己也会被扔进垃圾桶里。

在浴室被摁着又来了一次,并且还不让他用手,这么折磨导致白矾哭了很久,做了一个‘耐力十分了得’的零号,很少有人连着做一个多小时,才去的,何晋鹏让白矾做到了。

回到床上,又一次,今天的何总攻是气疯了,存心不让他好过,不管他怎么哭怎么求都没用,得不到释放,白矾哭得像个孩子,最后没了力气,只能默默流泪,连喘气都没力气了。

在生死关头,白矾凭着本能,搂着某总攻大人,哭喃了一句,保住了性命。

“唔嗯……我……爱你……晋鹏……”

往后无数个日夜里,只要有什么事把这男人得罪了,白矾就用这一招,百试不厌,从来没失效过。

而连着靠后面就射了三次,那已经成了奇谈,这后果导致白矾在床上躺了三天没下床,就连上厕所都是何总攻代劳抱来抱去的,知道前因后果的何总攻,一点愧疚之意都没有。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自己的爱人平生头一回穿女装出门了,不是给自己看,而是去见一个外人,一个男人!最让他愤怒的是,那个男人太有眼光了,一眼就反人给看上了,还敢跟自己叫板,他不继续生气就不错了,哪来的愧疚?

有个长得招人,性格也招人的爱人,何总攻时时都抱着危机感,时常将人锁在自己身体,视线范围之内,不然就是同一建筑空间之内,饶是这般,还是让人给钻了缝!气得他恨不得将世上所有有威胁的雄性都咔嚓了。

这事之后,何晋鸢也被自己的哥哥给惦记上了,有好几年没好日子过。

坐在办公室里,白矾忙过一阵之后,开始发呆,他现在已经是技术部部长了,他比王胖子要会偷懒,提升了个副部长,把大小事情都扔给副部长,他专心做个技术开发人员,跟以前没什么两样。

“扣扣”有人敲门,发呆中的白矾回神了,说了一句:“进来。”看到一张熟悉的年轻俊脸,眉头一挑,“是展展啊?有事?”展展现在是二组组长,一组组长的马航最近好像被某个猛男穷追猛打,整日躲得跟老鼠似的,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倒是展展最近挺清闲的。

展展一笑,“想请你吃饭。”

“吃饭?”白矾再次挑眉,展展会请吃饭?

点首,“是啊,他说要请你吃个饭,何总若是不放心,可以一起去,他不介意。”展展说得很坦然,几年胶的青涩已经消去,慢慢换上了成稳。

“你家那位是不介意,不过何晋鹏就不好说了。”白矾有些想扶额,目前那男人将全天下的男人都当成眼中钉,一些对白矾有好感的人都全在抹杀范围,这种时候一起吃饭,还真……难搞。

展展笑了,“何总还是那么霸气。”对于某人的占有欲,展展早已见怪不见了,从一开始自己还是个学生就被威胁到后来跟白矾做了‘闺蜜’那男人对他的态度才有所改善,这可不容易。

“他只是没有安全感。”白矾对止没有炫耀的心理,也不会为此而责怪那个男人,毕竟几年前,发生过那么多事,那男人变得小心谨慎,自己也有责任。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们先过去。”

“行,到时给你电话。”白矾答应了,也代自家男人答应了,平时他自然尽量与某些……嗯,弯的一号保持一定的距离,现在这个是展展家的,想来何晋鹏那个男人好歹也能放心些。

下班之后,白矾大摇大摆地上了顶楼,也不管顶楼的办公室里面有没有其他人,他推门进去就像是自己一样,今天好在没有其他人在,而且何晋鹏似乎也忙完了,见到来人,扬着俊帅的笑脸,“来了?马上就好。”低头把东西收拾,就走过来,习惯性地搂住某人的腰,身高差正好,搂得相当的舒服。

“那三小子已经快到楼下了,就等我们。”白矾抬首对身边的男人露着笑脸,也不在意自己这么光明正大被搂着腰,二人一同出了办公室,还跟几位秘书美人挥手道别。

到了楼下大堂,正好看见三个小孩冲了进来,身后负责接送的管家看到一家人聚在一起,才放心开车离开。

“爸爸,二爸~”一大两小,三个娃娃般的三个男童冲了过来,两的两个往白矾身上爬,大的那个仰着脑袋,冲白矾扬着笑脸,等着表扬。

一边挂一个,白矾还得伸出手揉揉何初夏的头脑袋,“初夏照顾两弟弟,辛苦了。”

何初夏笑着,“不辛苦。”

另两个三,挂着不肯下来,嘴里嚷着:“二爸二爸,快走吧,宝宝饿了!”

白矾无奈了,要走也要走得了才行啊,一边一个,他哪里走得动?求助地看向身边的男人,何晋鹏挑眉,那意思:你要怎么谢我?

白矾无语:晚上、晚上随你。

何晋鹏:好。

于是,何总攻手了扬,将其中一个捞了起来放肩头上,小家伙乐着抱着他的头,这会儿终于不闹了,牵着何初夏。白矾抱起另一个,一家五口在下班众人羡慕的视线下走出了公司。

这一幕,终于让无所不能的狗崽队逮到了,拍了一张幸福的全家幅,第二天的头条,便是这一家五口,也正是这一天,那些春心萌动的人才终于看到了传说中那男妻的样貌,同时也明白,那样幸福的一家,任她们/他们长得再好,家世再好,亦没有办法介入其中的。

而,对于被保护了几年,忽然曝光一事,白矾脸都青了,瞪着那若无其事的男人,“给我个解释!”他知道这男人绝对是故意的,不然那些狗仔队再厉害也不可能挖出自己,一想到自己出门就被一大群人追着跑,那落荒而逃的狼狈自己,白矾的脸色就更难看了。

何晋鹏笑得一脸无赖,把人抱在怀里,先猛亲了顿,把人吻得晕头转向,才说:“让他们都知道你是我的。”这样,就不会再有人总打他的主意了,那些苍蝇才不会再出现。

何晋鹏的想法是美好的,但是……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