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结婚,岳父还得刁难

小说:宠妻之一女二夫作者:不道心更新时间:2019-01-20 07:09字数:1174248

晚上回家的时候,季思晴特意去了躺菜市场,买了一只新鲜的小鸡回家,小鸡的脖子上,还扎着一根红色蝴蝶结!

虽然感觉挺对不起小鸡的,但是为了小水的见面礼,她总得费点心思才行。

回家后,当季思晴拿出小鸡拖在手掌心,对宇文俊说要求见小水的时候,宇文俊笑了!

他煞费苦心就是想让她接受他的蛇宝宝,他每天一封签的功力,用得多深厚啊!

宇文俊拉着季思晴的小手,去了他的工作室,工作室里,有很多箱子,箱子都被红布遮盖着,一张圆形的大桌子上,也有红布,红布底下,有一条蛇的影子。

季思晴其实还是很害怕的,但是宇文俊紧紧的捏着她的小手,给了她不少的鼓励和勇气。

宇文俊说,“小水!先让你妈妈瞧瞧你可爱的小尾巴!只要露出一点点尾巴尖尖就好!”

红布下的小水,乖巧的把小尾巴伸出红布外,朝季思晴晃了两下。

宇文俊回头问季思晴,“怎样?害不害怕?”

只是一条尾巴而已!季思晴松了口气,说,“不害怕!”

宇文俊当下就说了,“哎呀!小水你真厉害!你妈妈说不害怕哦!来来,给妈妈瞧瞧你的小脑袋!”

红布下的小水,游啊游,慢慢地把小脑袋瓜子,露出了一小半。

两只圆圆的眼睛,小小的鼻孔,小舌头一吐一吐。

季思晴本来已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过忍了忍,的时间久了,感觉也没多大恶心!

最关键的,还是小水很乖巧,它没有一下子冲出来!

季思晴回头问,“它脑袋也是黑白色的!身子也是黑白色的吗?”

“是啊!条纹状,可漂亮了!这种品种很稀有!”

“小水它听得懂我的话吗?”

“当然啦!它很聪明很懂事!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宇文俊乐滋滋的说,“它刚才说啊,妈妈你长得好漂亮!比它生生母亲还要漂亮!”

季思晴掩嘴一笑,“这话是你说的吧!少耍贫嘴!”

“这句话的确是小水的说的,我只不过帮它翻译一下!它很会拍马屁的!”

季思晴越来越喜欢小水了,她把手里的小鸡,往小水边上一搁,说,“小水,这是见面礼!菜市场新鲜买来的哦!你吃吧!”

小水舌头一吐,宇文俊回头问季思晴,“小水说,它吃饭的模样,你会不会害怕,害怕的话呢,它就躲起来偷偷摸摸的吃!”

怎么听上去这么可怜?季思晴赶紧摇头说,“不用偷偷摸摸,你吃吧!”

季思晴一说完,小水立马张大嘴巴,把那只快要跳下桌面的小鸡,吞进嘴里咽了下去。

小水吃完东西,吐吐舌头,宇文俊回头问,“要不要抱抱它呢?小水刚才说很想让你抱抱!”

“呃……”季思晴拧眉了,她的表情,上去十分的为难。

宇文俊说,“妈妈,我体重才两斤不到一点点哦!抱起来,不是很重!”

季思晴头疼了,“你不要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呀!”她要心软了!她又要心软了!

宇文俊不理她,一个劲的在那边唱戏,“妈妈,我皮肤光滑不粘腻哦!摸上去稍微有点鳞片的触感!不过这不影响我的美貌!我身材可是S型的哦,能迷倒一大群少男少女的欢心呢!”

“行了行了!你别说了,我抱!我抱还不行吗?”

季思晴摊开双手,眼睛一闭,一副赴死的模样。

宇文俊说,“还是算了吧!别勉强了!你这样闭着眼睛,还是无法克服你心中的恐惧的!”

季思晴眉头一皱,睁开双眼说,“那我不闭眼了,我试试……”

宇文俊瘪嘴一笑,奶声奶气地说,“妈妈,你不要勉强哦!人家要是不小心吓坏了你,人家要伤心的!”

季思晴鸡皮疙瘩一抖,说,“你别学小孩子说话了!我听着怪难受的!比抱一条蛇还恐怖!”季思晴说完,她伸手,直接把整条红布包裹着的小水,拖在手心里。

那沉甸甸冷冰冰的触感,到也没多少恶心。或许是因为,她知道自己手里抱着的,不是别的蛇,是和她有感情的小水!

季思晴把小水当成人一样抱着,所以她内心,已经没了任何的恐惧,她渐渐的,把红布扯掉,让小水露出它细腻光滑的鳞片,黑白色条纹的色泽,真的上去特别美丽。

季思晴抱着小水,出了工作室。

回头瞧见宇文俊对着工作室里嘘嘘嘘嘘地。

“干嘛呢?”

宇文俊回头说,“里面蛇宝宝们都说要你抱!它们全都骚动了!”

季思晴脸色一僵,赶紧拒绝,“不要!我只抱小水!其他的我不要!”

宇文俊无奈的笑了笑,回头继续对工作室里的蛇箱子,嘘嘘嘘。

他在安抚这些骚动的蛇宝宝呢!叫它们千万别嫉妒小水!

要是它们一个忍不住,全部冲出来围住季思晴,估计季思晴连小水都要扔得远远的了!

他可是好不容易才让她接受了一个!不能临时再出任何岔子!

之后的日子,小水和季思晴的感情越来越好,许是因为他们没有养孩子的缘故,季思晴把小水当成是自己的孩子一样供养,和它对话的时间,比他这个老公还要长!季思晴在工作上有什么不开心的,她都会跟小水说!

不过也没关系!反正小水要说什么话,还得经过他的嘴巴,她才能听得见!

宇文俊以为她恐蛇症稍微好点了,想让她试试再接受其他品种,可惜,她除了小水之外,别的一概不想要!

宇文俊的爸妈前几天来过,但他们没有见季思晴,因为他们怕吓坏了宝贝儿媳妇!

他们儿子性无能的事,导致他没法找老婆,他们愁坏了!这次终于把儿子推销了出去,他们不能把宝贝儿媳妇给吓跑!

他们本来想躲在岛上,不管他们小夫妻俩的事的,但是呢,这结婚的消息,怎么还不传来啊?他们俩耐不住性子,就过去催了宇文俊一回。

催完,两人又热乎热乎的滚回蛇岛,继续等消息。

宇文俊无奈,只好问了宝贝老婆意见。

婚礼,是要中式的,还是要西式的?

季思晴一听,忙问,“能不能直接注册登记,婚礼什么的,就免了吧!”

“婚礼一生就这么一次,哪能这么草率?”宇文俊不能认同的摇头了。)

“可是我最近很忙啊!公司接了这么大一笔单子,采购物资这模块,我还没熟悉起来呢!”

说起这个,宇文俊就不开心了!

那个于鹰淍太可恶了!明知道他和季思晴快要结婚了,他还故意给季思晴出了这么大一个难题,非要让她当这次家具城的装潢采购经理!他这是存心叫他们俩来不及筹办结婚典礼是吧!

真是小鸡肚肠的男人!

“那这样吧,婚礼什么的,我来筹办!你只要跟我说,你喜欢中式的,还是西式的?”

“西式的吧!”

“行!那日子呢?日子就订在元旦吧!怎么样?”

元旦会放假,肯定没问题!

季思晴一点头,说,“嗯!那就元旦!”

季思晴忙乎工作的这段时间,宇文俊在忙着筹办自己的婚礼,一切程序,全都都是他一个人搞定,连发喜帖这种复杂的活,也都是他一个人搞定的!

季思晴的交友圈,他全都查得一清二楚,哪个熟络的,哪个闹过不愉快的,他都知道!

季思晴就空了一天的时间出来,跟宇文俊拍了次婚纱照,回头,她又一头扎进了工作中!

十月底的时候,季思晴一大早整理好衣服,准备出门上班,宇文俊把她拦了下来,说,“宝贝,你记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季思晴歪头问,“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宇文俊微笑一说,“是你叶爸生日!”

“啊!”季思晴一声短呼,猛拍脑袋说,“惨了惨了!我生日礼物没买!怎么办啊!”

她两个老爸,最爱斤斤计较这档子事了!她这几天,怎么就忙昏头了呢!

“礼物我给你准备好了哦!你只要人到场就行了!”

季思晴一听,立马感动的说,“老公,你真好!”

找到这样的老公,季思晴已经别无所求了!她不喜欢的东西,他统统都乐得给她包办!还把她照顾得如此无微不至!

这么完美的男人,她是怎么抓到手的啊?

季思晴心里一个激动,上前,捧起宇文俊的脑袋,对着他脸蛋啾啾啾,啾得声音特响特响!

本来吧,宇文俊是想跟她要点奖励什么的,他哪知道,这丫头这么自觉和主动!

主动得他体内烧了一把火,热腾热腾的就想把她按在门板上,和她来次法式深吻什么的!但是他知道,他要是真和她来次法式深吻,他铁定会流鼻血!

那股子蠢蠢欲动的骚劲,会把人逼疯!

宇文俊叮嘱了她一句说,“记得晚上别再加班加点了哦!下班的时候,我来接你!”

“嗯嗯!”季思晴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兴冲冲的离开家里。

晚上下班回家,宇文俊早早的去接季思晴,回了娘家准备奉上生日礼物来着。

可是家里,除了她老妈和T茜的老妈之外,其余的,一个都不在!

“妈?爸爸他们人呢?”

季小婉从厨房里探出小脑袋来,说,“他们还在加班,说要晚点回来!正好我还没煮好晚饭!”

季思晴挽起袖子,准备进厨房帮忙,她现在对自己的厨艺,挺有信心的!她也准备露一手!

突然,屋子晃晃荡荡的,季思晴奇怪的咦了一声,问,“怎么了?地震了?”

季小婉和顾芳也急急忙忙走出厨房,说,“好像是地震了呢!咱们要不要下楼?”

宇文俊脸一黑,说,“不用!伯母!我估计,是伯父他们回来了!”

季小婉皱眉问,“他们回来怎么连地震都出来了?难道他们开坦克回来的?”

宇文俊其实想说,开坦克也没这么大的效果!

不一会儿,叶海唯和易凌开了房门,笑嘻嘻的谈论着说,“这玩意儿还真他妈好用!像地鼠一样咻咻咻地,比飞机还快!三个小时直接跨太平洋!”

“要是所有交通工具都变成那大家伙,我那飞机场,可得关门了!”

“省你油钱,你懂不懂!”

“说得也是,嘿嘿!”

叶海唯和易凌的谈话声,宇文俊听得直皱眉!

他的两个伯父真把他送给他们的那东西,当玩具一样消费啊?

俩个老爹进屋没多久,不一会儿,又传来一次地震。

宇文俊眉心一捏,他感觉,这一家子人,有点嚣张啊!

叶晗和易冬睿进屋的时候,乐坏了说,“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这么大个儿的家伙!爽翻了呢!”

“回头让阿俊再给我们几个玩玩!”

边上,T茜冷着脸,骂了他们俩一句,“人家的见面礼,你们俩就是这么用的?短短二十公里路!竟然这样子浪费?”

宇文俊一听,无奈的摇摇头!

短短二十公里路,竟然出动他的宝贝给他们当代步工具!

这家子人,肯定被宠坏了!那么无法无天的啊?

吃饭的时候,电视新闻里放了一条新闻出来,说是某家废弃工厂里,突然出现三个大窟窿!那窟窿,深不见底!

还有条新闻报,晚上六七点的时候,曾经出现三次地震,有人怀疑,那三个大窟窿是那三次地震引起的地裂!

等等等等!

季小婉和季思晴她们几个,仍然不知道,那大窟窿就是那俩个傻老爹和俩个傻老弟整出来的!

吃完晚饭,叶海唯把宇文俊拉去角落说话,他很直接的摊开手掌,对宇文俊说,“来,再拿几颗药丸来玩玩!”

晚辈是用来干嘛的,用来欺负的!这个时候不欺负他,什么时候欺负啊?

宇文俊挺苦恼的!岳父大人的话,他能忤逆吗?

不能!

宇文俊说,“伯父,我和思晴商量了下,打算元旦举行婚礼,伯父你怎么说?”

叶海唯气呼呼的问,“就这么商量下来了?我们都没投票决定呢!”

“那现在就投票决定怎么样?”

“行啊!”叶海唯招招手,把易凌扯了过来,跟他说了几句后,易凌和叶海唯同时举手说,“我们不同意!两票对一票,你的提案,被否决了!”

宇文俊拉开嗓门说话,“还有伯母没有投票!还有两老弟也没投票呢!伯父!”

宇文俊一说话,季小婉和叶晗他们全都听见了,他们几个全都挤到宇文俊身边,问,“咋啦?”

宇文俊笑眯眯的说,“我说我想和思晴在元旦结婚,伯父们说投票决定的!伯母,你同意不?”

季小婉点点头说,“我没意见哦!”

宇文俊回头向叶晗俩兄弟,那俩兄弟把头一甩,甩到天花板上,好像有股懒得理他的味道。

宇文俊从兜里掏出两颗宝石,往空中一抛,俩兄弟乐滋滋的顺手一接,然后非常狗腿的说,“老姐结婚,我们肯定要送份大礼给她的!”

“姐,你说吧,元旦结婚的时候,想要啥礼物呢?”

俩兄弟倒戈的速度,快得惊人!可见那装有药丸的宝石,有多大的吸引力!

宇文俊回头对俩个老爹说,“现在是三票对两票,所以伯父……”

易凌气死了,他翘起中指,说,“算你狠!”

叶海唯直接扭头,搂着季思晴躲去阳台开始哭诉了,“宝贝肉疙瘩,老爸没有教过你什么有用的知识!今天,老爸教你一件事!男人的蛋蛋,是用来踹的!日后你在家要是受了欺负,你不要犹豫,直接往他蛋蛋上踹!保准他又乖又听话!把他踹废了,爸爸们给你扛着!听懂了吗?”

如果佘渺渺听见她老爸这样子告诫她的话,她回家后,一定会努力奉行她老爸给她的忠告!

可惜,季思晴不是佘渺渺!她没有那么白痴!

不过老爸的话,还是不能忤逆的!

季思晴乖乖的点点头,说,“知道了!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叶海唯加把劲说,“还有一件事也很重要!你去摸摸那小子怀里还有几颗宝石,你全都拿过来,送给老爸们!”

“宝石?就是刚才阿俊送给老弟们的那两个小东西?”

“对!就是那个!你去跟他要!有多少要多少!”

季思晴顿了两秒后才说,“好吧,你等着。”

季思晴回头,扯着宇文俊躲进角落说话,“你那宝石是啥东西?我爸爸们很喜欢你的宝石!”

“那些宝石,是救命用!很昂贵!就是上次我送给他们的见面礼,他们刚才消费掉了!”

“哦,难怪他们那么喜欢!”季思晴想了下后,说,“我那两个老爸,窥起你的宝石,怎么办啊?”

宇文俊沉沉的叹了口气,说,“算了!我还是直接送他们大家伙吧!省的他们给我这么破费!”

季思晴稀里糊涂的走回叶海唯身边回话了,“老爸,阿俊说,直接送你们大家伙!”

叶海唯这下子,终于笑得淫荡了,说,“行!明天就让它来我办公室报到!我给他坐标!”

好吧,他承认!这个女婿,有那么点用处的!女儿勉强勉强,就嫁给那小子几天吧!

季思晴和宇文俊结婚的日子,就这样子敲定了下来,他们要结婚的消息,也一点一点的传了开来!再两个不同的世界里,一传十,十传百!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