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香消(大结局)

小说:邪色生香作者:纯洁玉女小诗更新时间:2019-01-20 07:47字数:497373

第二天,天还没亮,一片漆黑,飞云马场通火辉煌,不断来回跑动的脚步声,惊得马棚里的马嘶鸣不已。

吕氏和帕丽黛公主失魂落魄的跟在公孙羡左右,垂目望一眼他怀里抱着的玉兰曦,提着的心不由悬得更紧了。

他们一行人刚从二楼下来,小宝冲进屋内,迎上来说,“公子,马车备好了!”

公孙羡双唇紧抿没有说话,直接急步向屋外的马车走去。

宽阔的马车足足可以坐下八个人,但显然现在不行,马车内铺了好几床棉被,公孙羡先坐下后才非常小心翼翼地把玉兰曦放下,他望一眼怀里青黑的脸庞,紧皱眉头,又抬眸看着帕丽黛和吕氏,“你们就不要去了,在家等着吧。”

吕氏和帕丽黛犹豫片刻后,只得点了点头。

小宝跳上马车,忽然一滴雨水打在他脸上,他不由抬头望一眼阴沉沉的天空,叹口气,一鞭抽下,大喝一声,马车便粼粼向京都而去。

马车内,公孙羡温暖的大手紧紧包住玉兰曦冰凉的手,轻声道,“兰曦,我现在就带你去见他!你一定坚持住…”到最后,他的声音已经嘶哑得说不出话来,眼睛也红了一圈。

玉兰曦的眼帘无力地垂着,流泻出那一抹涣散的目光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其实她很想抬头再看看这张温润如玉的脸,只是,她的眼帘却如千斤重,就连她现在留着一条眼缝都已是非常吃力。

公孙羡知道她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想到这次,他只觉心如刀割,他很想很想将这具枯瘦如柴的身子紧紧抱在怀里。可是他不能,她会痛,她曾对他说过,这种痛就像千万根针扎,公孙羡不敢想象她此刻承受着怎样的痛楚,他知道,她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极限。

公孙羡对小宝道。“小宝,快点!”再快点!他一定要让她见到诗染!临死前的最后一眼。

小宝亦是急得心如火烧,此刻雨滴越来越密,连成线,湿润润的春雨来得这样突然,又似乎在意料之中。

因为下雨,凉意随着风窜了进来,公孙羡扯下自己身上的袍子给玉兰曦盖住,低首问道。“兰曦,冷吗?”

此刻,玉兰曦的目光已经没有焦点,她勉强的浮上一抹微笑,却也只是嘴角抽了抽而已。

一行热泪瞬间夺眶而出,顺着公孙羡的脸庞滚下。落在她冰凉的手上。

她心一抽,用尽所有力气去抬眸看他,却不知只是这一个动作都令她花费了好长的时间。公孙羡见她看着自己。又哭又笑道,“兰曦…京都就在眼前了!”

玉兰曦脸上没有惊喜也没有悲伤,不是她不激动,而是她的身体已经在慢慢失去知觉了。而这一切玉兰曦自己是非常清楚的。

珍珠般的泪水沿着她的眼角流下,她非常吃力地张开嘴想说点什么,公孙羡眉头一皱,立刻附耳去听,只听见一道非常微弱缓慢的声音说,“以前…他总是怨我…不肯对他…说出那三个字……”

就在这时,小宝忽然勒缰。“公子!城门还没开!”

公孙羡顾不得再去听玉兰曦说话,直接朝外面嚷道,“告诉守门将领。就说当今丞相找了十年的女子回来了!”

诗染寻玉兰曦整整十年,这早已是天下尽知的事了。

守门将领起初不愿相信,但看他们来人只有一辆马车,想着又是忽然冒雨前来,莫不是出了什么意外?如果车上的人并不是丞相要找的人还好,倘若真的是,他们就算有十个脑袋都不够砍!

纠结一阵,吊门终是缓缓落下。又经守门将领确认车上只有一男一女后,终于予以放行。

小宝使劲甩下一鞭,马车立刻朝城里奔了进去。

终于进了城,公孙羡高兴地对玉兰曦说,“兰曦,我们马上就能见到他了!”他脸上明明是在笑,却比哭还难看。

玉兰曦眼里噙满泪水,努力的喘着粗气,冰凉如雪的手紧紧反握住公孙羡的手,嘴一张一张地似还有话要说,她觉得她等不到了,她若是再不说只怕来不及了。

公孙羡立刻俯下身去听,玉兰曦眉头微皱,望着马车篷篷顶,随着呢喃细语瞳孔也一点一点在放大…

相府这边,小德子送诗染来至大门外,“这明明还没到上早朝的时间,皇上怎么忽然紧急召见相爷?”

诗染一下停住脚步,余光忽然看向他,小德子立刻深深地低下了头,瘦弱的身子在风中颤颤发抖,也不知道是被冷风吹的还是被吓的。

诗染紧皱眉头,“还没找到秦福一家吗?”他记得他昨儿上朝时秦福还在相府好好的,可晚上一回来就听府中家丁报相府管家携家眷潜逃了,诗染实在想不到秦福有什么理由要潜逃?他非要把秦福抓回来好好问问才行!

小德子的头不由垂得更低了,弱声道,“已经让路将军又增派两队侍卫去找了!”

诗染轻哼一声,扭头走进雨中,一掠上了马,踢了踢马肚子,便向皇宫而去,他身后的侍卫也立刻喝马跟了上去。

雨下得很大,漆黑的天空还偶现闪电,忽然,“轰隆”一声,一个巨大无比的闷雷响起,雷声刚传进人耳紧跟着又响起一道尖锐的马儿嘶鸣声,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诗染骑着的马在空中刨了刨马蹄,紧跟着,诗染的人也顺势从马背上骨碌碌地滚了下来,重重落在地上。

众人吓得脸色一阵苍白,立刻下马,纷纷围上前去,“相爷!相爷!”

诗染从地上坐起来,额头都被磕碰了,鲜红的血流了一脸。

众人立刻扶起诗染,打道回府。

连走带跑的又折回相府大门,这时。却从远处传来一道声音,“相爷!”

诗染回头去看,只见一辆马车正向相府疾驰奔来,因为天色暗加上下雨,直到小宝把车停稳,诗染才终于认出车上的人,拧眉道。“杨小宝?”他怎么会这时候来了?

小宝跳下车,也不管诗染满脸的血,怒目瞪他,道,“相爷那日既不想见我,又为何要让秦福叫住我!看了信却又不来,呵,真真是一个冷血动物!”

诗染却一头雾水,“你见过秦福?信?什么信?”

小宝冷笑一声。无论诗染带着多么迷茫的表情他都觉得不过是在做戏。

诗染目光灼灼地望着那辆马车,心一阵颤抖,“你今天和谁一起来的?”是玉兰曦吗?

小宝直迎他目光,挑眉道,“相爷又何必明知故问呢!”

这时,一个穿着侍卫衣服的人终于上气不接下气地赶了上来。他们先是愤愤地瞪一眼小宝,然后跪在地上,抱拳道。“回相爷,这人说车上的女子就是相爷寻了十年的玉兰曦!”

诗染倒吸口凉气,眼前一阵晕眩,若不是得人搀着,早就摔倒在地了。

“兰曦…兰曦…”诗染对着马车殷殷呼唤,泪水立刻模糊了他的视线,十年了,整整十年,她终究是回来了,回到他的身边。这十年她是否和他一样,日日夜夜都在思念着心中的人呢?

“相爷!”诗染纷纷推开众人的搀扶,蹒跚的向马车走去。

“小宝。”车内传出公孙羡冷冰冰的声音。

诗染一怔。公孙羡也在里面?他不由暗暗握拳咬牙。

小宝淡淡扫过诗染一眼,走到马车前,将车帘挽起,便看见公孙羡抱着一身白衣的玉兰曦走了出来。

诗染目不转睛地望着那张雪白的脸儿,踉跄上前道,“兰曦!兰曦!”

可无论他如何呼唤,那个人也没有给他任何反应,舒展的眉头,合上的眼帘,苍白的肌肤,无力的手臂无不在告诉他,这具身体已经没有了气息。

两行如熔岩般滚烫的泪水汹涌而话,诗染从公孙羡手里接过玉兰曦,紧紧抱住,修长的玉手摩挲她冰凉的脸庞,颤声念叨,“兰曦…你快睁开眼看看我…哪怕只一眼…”雨中的诗染俨然已经哭不出声音来,只在抱住玉兰曦尸体的那一刻,所有人就发现他的头发都白完了。

看见那刺眼的一头白发,所有人的视线都变得模糊起来,不由纷纷偏开头去不敢再看。

公孙羡如一座山一般站在那里,一直以来他始终觉得玉兰曦的爱是不值得的,她爱了一个不值得的人,可就在刚才,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玉兰曦选择了离开,却还是想回到京城,想回到这个男人身边。

他长长的吸进一口凉气,又长长哀叹一声,望着屋檐下的八角灯,缓缓道,“十年前,她忽然跑到飞云马场来找我…….一见到我,她就哭在地上起都起不来…她说她快死了…那种心痛快要把她折磨死了……看见你和南宫铜铃出双入对…听见你的笑声…这一切,都让她生不如…可是,她知道,她没有资格要求你离弃南宫铜铃…就犹如她也不能阻止南宫铜铃为你做的一切…所以她只能苦苦哀求我,带她离开,离你们都远远的…她说她想活下去,她不想你伤心,更不想你为难…所以她把先皇遗诏给了我…”接下来的事情诗染也都知道了。

“呵…”诗染紧紧抱住玉兰曦,发傻的笑着,他怎么从来不知道她会这么难过?难过到生不如死?忽而想起十年前她看自己的眼神,都是那么淡然和无谓,却不想他真的伤透了她的心。

想到那颗因为他而血淋不止的心,悔恨充满他的心间。

雨声,雷声交织在一起,晦暗的天色,冰凉的空气,令人窒息的痛楚,像千万只蚂蚁在啃噬着人类脆弱的感情。

沉默良久,公孙羡终是长长叹了口气,默然转过身去,走出两步,又忽然停住,望着没有尽头的黑暗,“她说你以前总是怨她,不肯对你说出那三个字…”

诗染发怔地望着地面,脑海不由回想起他和她曾经在一起的画面,是啊,以前他为了这个问题纠缠了她好久呢,可她最终还是没有说出那三个字…原来她是想将这句话留在生命的最后才肯对他说?

公孙羡微微侧目,“她说,这三个字她早就对你说了,你又何须再问呢?……即使你诗染是灭玉氏一族凶手的儿子,是毁灭整个魔宫的凶手,是亲手杀死哥哥的凶手,是逼死连城自尽的凶手……她也从未想过要离开你……”

如果这都不算是爱,那么天下间又有哪种感情是爱呢?

诗染流泪,失声恸哭。

而她之所以选择放手,选择离开,是因为他只看见了南宫铜铃对他的爱,却独独看不清自己对他的这份情!

公孙羡上了马车,小宝望一眼恸哭的诗染,低声道,“公子,我们不带走兰曦姑娘吗?”他还是觉得诗染难以原谅!

公孙羡闭上眼帘,叹气道,“香消丸…也罢…能让他多抱一会也是她最后的心愿了…”

小宝也叹了口气,跳上马车,便粼粼而去了。

天色终于亮起来时,雨也渐渐停了。乌云被吹散,碧蓝的天空似被清洗过似的,几只小鸟叽叽喳喳的飞过,诗染望着天空发了会呆,缓缓低头望着怀里的人儿,心却像万箭穿心般痛。

一缕朝阳穿透薄云照了过来,就在刚落到玉兰曦身上的那一刹那,玉兰曦的身体忽然化作了一堆灰土,诗染惊愕得说不出话来,望着手掌和手臂上的灰土一时不知所措。

待终于反应过来想把灰土收集起来时,一阵清风卷来,顿时,灰土迷了所有人的眼睛,等再睁开眼睛看时,地上哪还有什么灰土,早已不见了踪影。

诗染的泪都流干了,十年的岁月都没有将他的容颜侵蚀掉,但这一夜却让他瞬间变成了一个老人,他缓缓站起身子,然后蹒跚的走了。

时隔十年再回到这座府邸,也是玉兰曦十年前住的院子,十年来他每天都让人过来打扫,自己却一直不敢踏足。

轻轻推开院门,熟悉的感觉迎面扑来…他愣了一下,随即目光一柔,微笑道,“兰曦…我回来了…”然后转身,轻轻地将门合上,将其他人阻挡在外。

他的目光在院子里的每个角落游移,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兰香,就好像她身上的味道…

推门进屋,屋内的陈设依旧如当年,只是,再也感觉不到温暖,冷冰冰地更像地狱…

“相爷!”

诗染一惊,蓦然回首,却见玉兰曦笑靥如花的站在阳光下正看着他…

诗染不敢相信,几步上前,“兰曦…”伸出的手刚要触碰到她娇嫩的肌肤,她的人影却消失了,只剩下透明的空气……

不多时,深深幽院传出一阵教人心碎的痛哭声……

……

“相爷,如果真的有轮回转世,我希望下辈子还能与你相遇…”

“兰曦,就算你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你的…”

【我会告诉你们新书还没修改好吗?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新书算是这个故事另外一种特殊的延续吧,觉得有遗憾的可以在新书补回来~~~下个星期二新书会准时开~~~么么哒】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