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朗番外——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四—)

小说:神医爱妃:邪皇求勾搭作者:上官青紫更新时间:2018-12-18 12:06字数:654020

白朗哦了一声,低头继续摆弄那个木刻小人儿,过了一会儿,他才抬眸道:“你说瑞兰要来玉泉?”

冰儿正准备出门去跟掌柜的说摆饭的,听见白朗开口,手下一顿,回眸莫名其妙:“是啊,我都说了这么半天了,主子才听到么?就是瑞将军家的独女瑞兰小姐呀,这消息是直接从夫人那儿来了,绝对错不了——主子,你不是连瑞小姐都想不起来了吧?冬天的時候,主子还去了一趟北地呢,难不成这么快就把瑞小姐忘了?主子回来还说跟瑞小姐一块儿赏雪来着?”

白朗听冰儿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大堆话,当下站起身来,将那木刻小人儿放在桌案上,勾唇道:“我没忘了瑞小姐,只是没想到她会来,那年下雪倒是陪着她去逛了逛,只是本来也是去北地送药草,也不是专程去看她的?”

冰儿听了这话抿唇一笑:“主子还记得瑞兰姑娘就好,夫人说了,主子跟瑞小姐的事儿还是早些定下来的好,夫人还想着明年能抱上孙子呢,夫人还说,主子若是不喜欢瑞小姐,也可以找自个儿喜欢的,虽是皇上介绍的,但是也没下圣旨,让主子不必顾忌皇上,只是要顾念夫人的心意就好?”

“你这丫头真是——”白朗刚要数落冰儿几句,便见冰儿吐吐舌头,说一声去找掌柜的摆饭便走了,白朗要说的话也只得咽了回去?

他本以为离开了大宛,韩青裳就不能在耳边念叨了,没想到冰儿最近热爱上了秉承夫人的嘱托,几乎成了韩青裳的代言人了?

不过瑞兰要来,他觉得也没什么,到時候招待一下就是了,至于韩青裳所说的喜欢不喜欢的话,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心现在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心止如水,要他跟瑞兰过日子也行,可是他总觉得缺少一点儿应有的激情,就像画儿表妹跟大玄皇帝那样,不论是谁,只怕都是羡慕的吧?

“冰儿,瑞小姐不过来住几天罢了,哪需要买那么多东西啊?你买就买吧,怎么一应之物都要我过目呢?我又不是女子,怎么会知道瑞小姐喜欢什么颜色呢?”

白朗很是无语的跟在冰儿后头,看着冰儿往各个店铺里钻,去买些女儿家喜欢的玩意儿,这些店铺他都是很少来的,几乎没有来过,这会儿冰儿却说瑞兰要来,且要在玉泉住几日,一应需要的东西都该买齐了才好,又说她自个儿不能做主,又把他拉了出来,可是他哪里知道瑞兰是喜欢鎏金的簪子还是喜欢白玉的簪子啊?

“主子也真是粗心,跟瑞小姐接触了好几次了,还不知道她喜欢什么样的东西,却成天把个小姑娘送的木刻小人儿带在身上,难不成主子不喜欢瑞小姐,喜欢那个苏姑娘么?”

冰儿正在瞧胭脂,她做这些事儿也不是她自己兴之所至,而是韩青裳在信中吩咐她的,要她好好的跟着白朗一块儿费些心思,要在玉泉一举拿下瑞兰,若是不成那是不行的,反正韩青裳今年年底是必要见到媳妇的,所以要不是韩青裳这话,冰儿怎么敢拉着白朗出来逛这些女子喜欢的店铺呢?

冰儿这无心一句话,却让白朗心口一跳,他的手摸向腰间系着的那木刻小人儿,脑海中想起那日在河边,苏容对着他的灿烂一笑,他唇角便牵起弧度,指着冰儿放在手边的那一盒青瓷盖子的胭脂笑道:“就买这个吧,这个好看?”

冰儿一愣,忙笑道:“好好,就买这个?”

白朗肯做主,她也不用伤脑筋了?

就在买了一应东西的第三天,瑞兰就来了,带着她的贴身丫鬟姝凉来了玉泉,且就住在白朗的客栈里?

冰儿把奉命买的东西都堆在瑞兰面前,然后笑道:“这些都是主子亲自去给瑞小姐买的,也不知道瑞小姐喜不喜欢,但是都是主子亲自挑的?”

瑞兰听了一笑,回眸望着站在一边的白朗,轻笑道:“我又不是第一次来,朗哥哥怎么还送这些东西呢?这些东西我多得很,只是平日里懒怠画红妆罢了,不过既然是朗哥哥送的,却之不恭,我就让姝凉收下便是了?对了,我这次来,是要跟朗哥哥说一声,你说的那种灵芝我发现北地的悬崖之声就有,只是我摘不到,就来向你讨个法子问你怎么才能拿到,又怕信上说不清楚,所以就亲自来找你了?”

瑞兰是将门之后,也不大爱这些胭脂水粉,只是看着喜欢,脂粉香甜,她倒是很喜欢那些味道,因此就命她的丫鬟收起来?

她与白朗见了几次面,白朗虽比她大了十一二岁,但是觉得跟他很谈得来,她不似别家女子那般骄矜,是个爽利姓子,因此这一腔的女儿心事就全在那声朗哥哥上头了,只是她唤来浑然天成,没有一丝一毫的娇羞神态?

白朗在一旁浅淡一笑:“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也不是我要送的,只是我娘听说你要来,不知你喜欢什么,我就每样买一些送给你,也算是替我娘尽尽心?——至于你所说的灵芝,莫不是那北地雪山之上才有的灵芝么?那也好采的很,等春天雪化了,那灵芝的根茎受不住化雪之冷,自个儿就会断裂,到時候到崖下去捡就是了,只要你胆子大,还有什么拿不到的,这灵芝泡茶喝很好的,你既然瞧见,那是你有缘?”

冰儿在一旁瞧着两个人说话,瑞兰是听的眸光生辉,津津有味,而自家主子只有在说起药草的時候,眼睛才会放光,冰儿一叹,此番事成只怕得费一番功夫了?

“主子,時辰不早了,戏园子里头只怕都要开唱了呢,瑞小姐远道而来,主子不是说要陪瑞小姐去听戏逛街的么?”

这会儿正值夏日,往常消暑也不过是躲在家里不出门,可自从西域划归北地之后,这儿的戏园子就多了起来,每个小城里都有戏班子唱戏,也有游走的,戏园子里凉快,也热闹,众人也都愿意去,喝一碗酸再摇着蒲扇听戏,可比在家里舒服多了?

这瑞兰穿的不多,可到底也架不住这儿的日头毒,那额上都有三分薄汗了?

白朗听了冰儿的话一笑,抿唇道:“是了,冰儿说的不错,去听戏顺道我请你吃酸,那味道特别的好,从前在枫山就与你说过的,这会儿你来了,正好能让你亲自尝一尝?”

瑞兰一听就站起来笑道:“那还等什么,咱们快走?早就听朗哥哥说起过的,西域有好多好吃的,这会儿我既然来了,就得好好的尝一尝?”ussj?

瑞兰出门的時候,悄悄的挽住了白朗的胳膊,白朗察觉到了,微微皱眉,趁着下楼,不着痕迹的抽出胳膊来,兀自一个人在前头走?

瑞兰太热情,太耀眼,他不大喜欢这种热情,就跟向日葵似的,哪儿有阳光它就朝着哪儿去了,西域的夏日太阳本就太热情,他姓子偏冷,耐不住这样的热情,总觉得清冽的竹子跟向日葵是两个世界里的人,即便她亲热的叫朗哥哥,他心头也未有半分悸动?

做朋友可以,做情人做夫妻过一辈子,终究差了火候,他又是不愿意将就的人,看来,还是得找个時机跟瑞兰说清楚,免得误了人家,还让韩青裳跟着白高兴一场?

戏园子的戏好看,唱的热闹,酸也很好吃,前几日的那一场暴雨带来的凉爽这一两日只怕就要消失了,他都盘算好了,等瑞兰一走,他就离开玉泉,再去下一个地方做他该做的事儿?日里里你?

“朗哥哥,你们这儿果真跟我们北地不一样,到底是外族,有好多地方——”

瑞兰很兴奋,大概也是头一次瞧见这些东西,她说的外族两个字却让白朗心头一动,她后头再说什么白朗就没心思再听了,是了,他就说他跟瑞兰之间差点儿火候,原来关窍就在这里呀,他是西域人,是邬善国王后裔,也是白家的人,从小在西域长大,而瑞兰是大玄人,思想教育熏陶完全不一样,这两个生活习惯思维模式迥异的人怎么能在一处呢?何况,两个人之间还缺少火花?

“你站住?站住??不许跑?你这个小贱人?你跑什么??你爹已经把你卖给咱们酒坊了,你就得留下来为奴为婢的伺候大爷们??站住——”

熙攘的人群忽而沸腾起来,这会儿正值黄昏,太阳落山凉快些,人就多了起来,市集那头十几个大汉追着一个狼狈的小姑娘就跑了过来,那小姑娘跑的快,撞到的人也多,后头的大汉来势汹汹,喊叫的厉害,那小姑娘慌不择路,一头就撞进白朗的胸口上?

幸而冰儿扶了一把,白朗才站定了,冰儿把那小姑娘扯出来,刚要训斥,白朗却是一愣:“苏姑娘??”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