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岩洞

小说:枇杷花开作者:金波滟滟更新时间:2019-01-20 07:34字数:425307

枇杷掉下来时,正有王淳和几个人一直在下面全神贯注地看着,马上接住了他们,王淳将枇杷放下道:“你歇一会儿,我去试试!”

站在最上面的人是最危险又最累的,且责任也最大,刚刚阿鲁那、王淳都要上去,只是阿鲁那太重大家托不动,而王淳又不如枇杷灵巧也被淘汰了。现在枇杷显然已经没有力气了,只得点头,“你上去试试吧,只是要小心!”

就这样,枇杷和王淳交替着上去,终于在那根巨大的,离山隙最近的钟乳石上凿出了一道凹槽。枇杷在下面看着叫道:“再深一点!我就可以试试跃上去了!”

就在这时,一声炸雷从天边响起,山石的裂隙间荡起狂风,转霎间原来晴朗的天空马上乌云密布,山风呼啸而至,接着大雨就如瓢泼一般落了下来,中间夹大如鸡卵的冰雹和山上的碎石草木,正在凿着石头的王淳被雨一冲,马上落了下来,众人也被冲得七扭八歪,纷纷掉下石台。

枇杷下意识冲过去扶住掉下来的人,心情却一下子由高处跌到了谷底,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将她的计划完全打乱了。

就是想到绳子可能被人砍断时,枇杷也没有气馁。当初她一个人爬不到岩洞顶上,但是现在她有几十人,只要准备得当,她有信心从岩洞爬上去,再将大家都带出岩洞。但是她却万万没有想到会遇到天降暴雨这种情况与自己作对。

所谓天时、地利、人和,天时既然排到第一,就可见它对于战争胜败的重要性了,古人曾云,为将而不通天文,不知奇门,不晓阴阳,不看阵图,不明兵势,是庸才也。

枇杷从小在军营中熏陶,早明白在行军打仗中要注重风霜雨雪,节气冷暖,并懂得如何利用这些天然的气候形成自己的优势,对手的劣势,以此增加胜利的机会。

可眼下,这一场暴雨的不期而至,却将她的计划完全打乱了。从滴着水的钟乳石上爬上本就非常不容易,现在在暴雨中,就算是钟乳石上已经凿出可以借力之处,但人却更难纵上岩洞之上的山岩间了。

原本用尽全部力量勉强能达到的目标,根本不能再多承受一点的阻力,就如强弩之末,其势不能穿鲁缟一般。

枇杷站在山间那道裂隙之下,任由着碎石冰雹雨水落在身上,将她浇得湿透,十分懊恼自责。自己曾在玉华山住过一年多,其实知道山里风雨无常,但是进山时为什么就没有想到玉华山的雨说来就来呢!

王淳过来将枇杷拉到一旁躲过雨水,又拿了一件干爽的披风帮她裹在身上,像是知道她怎么想的一样劝道:“六月天,孩儿脸。谁也猜不透这时候的气候变化。你先别急,这样大的暴雨一般不能持久,等雨停了我们再试试。”

但是这场雨就像特别为了证明王淳说的不对一样,一直下个不停,而且最初的冰雹虽然停下,山顶上被狂风骤雨吹落下的碎石草木等却更多了,这些东西落在岩洞里发出巨大的声音,不由得令人心生惧意。

杨夫人过来,“枇杷,娘带着干净的衣服,你换一件吧。”

“娘,你在一旁歇着,不要管我,”枇杷摆手拒绝了,一直看着飘落的雨水,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大家在岩洞里穿过加上搭台凿石用的时间已经很多了,如果再不能走出岩洞,王泽的人应该就能从山外到达出口封住了去路。

那时大家就是前有狼后有虎,根本走不脱。

挑个雨势略小的时机,枇杷挥手让大家重新搭起罗汉,“我试试能否上去!”

枇杷站在众人肩上,攀住了那根钟乳石,然后用力向上面的山石纵去,可是越发湿滑钟乳石根本借不上力,而且山石的断隙处的石头也变得湿滑,她明明已经搭上了目标中的那块石头,却手一滑,终究没能成功就此爬上去,而从岩洞顶掉了下来。

枇杷试了三次,每一次都失败了,而且一次不如一次跳得高,最后她已经力竭,坐在地上沮丧地望着上方,她知道没有希望了,真想放声大哭一场,什么也不顾地躺在地上大哭一场,但是,她看到周围的亲人、军士们,最终连眼泪都没掉一滴。

“我们试试!”阿鲁那与几个军士不甘心,一次又一次试图攀上山石,就连王淳也在王夫人坚决的反对声中上去试了一次,但是没有一个人比枇杷身手更矫捷,也没有人比枇杷身体更轻盈,这些人并没有能够到山石的。

就在大家的绝望中,从山石顶上传来了人声,“就是这里了,上次砍断的绳子还在呢。”

“看,他们还在下面!”

“对,没了绳子,他们出不去了!”

又有人道:“赶紧禀报国公爷!”

原来王泽的人已经到了岩洞的出口!

此时就是谁能有办法跳上去,但出口哪怕只有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也能轻易将从下而上的人拦住,他们已经没有希望了。

几乎与此同时,在被他们的来路方向传来了王泽的声音,“枇杷,我知道你想从玉华山岩洞穿过,可是那条绳索我早已经让人砍断,你出不去了,还是跟我回京城吧。”

原来王泽已经带着人追了上来,只是还被挡在大家所在的大岩洞前的狭窄处,在那里,阿鲁那带着人将一块大石推在入口,而且正好卡在一根巨大的钟乳石前面,想从外面将石头弄开也没那么容易。

所以王泽便站在外面,还是用他一贯温和而从容的声音劝道:“枇杷,你放心,只要你跟着我回京城,我绝不会难为其余的人,我还可以答应你送他们去德州,只要你好好地出来。”

这时大雨终于停了下来,天空却已经变成了灰蓝色,原来白天已经过去了,夜间就要来临。枇杷疲惫地站了起来,却清晰地向大家说:“我们先吃饭吧,吃饱了再说别的。”

岩洞上面的人一直在窥伺着下面,可他们并不敢垂下绳子下来,因为窄窄的石缝一次只能过一个人,而落下的人除了被岩洞里的人直接收拾了没有别的出路。至于被堵在外面的那些人,想把道路打通总要用上些时间才行,而里面的人随时可以再新放上一块石头将他们的功夫全部作废。

是以虽然头顶上和身边都有敌人,但是他们都一时半会儿不可能真正威胁到大家,所以完全可以安安心心地吃上一顿好饭。

大家都是又累又困又饿,听了枇杷的吩咐,收集了从石隙间掉落的枯草断木点了一堆火,拿出干粮放在铁锅里煮熟分食,又顺便再烤干湿透的衣服。最后,兵士们还打点溪水煮了一大锅茶水分给大家。

枇杷喝着用大碗装的茶水,觉得原本已经冷透的身子又热了起来,又因为吃饱了饭,就连心情也没有刚刚那样难过了。

放下喝空的大碗,她起身来到老夫人和娘身边道:“大家跟魏国公回去吧,我一定让他将你们送回德州。”

“不,”杨夫人哭了起来,“枇杷,我不能离开你,我陪着你留在京城!”

“那谁陪爹和三哥呢?”枇杷笑道:“娘,你带守礼和周姐姐去德州,我在京城一定会好好的,将来也许有机会去看你。”

“正是这个道理,”王夫人上前扶住娘,轻声劝道:“枇杷就是留在京城也不要紧,魏国公不会对她不好的。女儿嫁出去了,就是哪有能一直在娘家的呢?”

“你闭嘴!”老夫人突然低声却严肃地喝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的责任最大,还有脸为了苟且性命要将枇杷送出去!”

如果没有十六娘骗了王淳去与青河私奔,后面的事情就都不会发生了。而十六娘此举正是在王夫人的默许之下的。王夫人的责任确实是最大的,现在她被婆婆当众骂了,丢尽了脸,低头退了下去,再也不吭声。

可是,王泽这时又到岩洞那一边轻声劝了起来,“田令攸已死,先前朝中一切事情都是由他弄权贪腐而来,眼下自有德高望众的朝臣们铺佐新帝,政治清明,你们回京自可安稳度日。若是想去德州,我亦可派人送你们前去。”

老夫人扶着人到洞口道:“泽儿,我是你的伯祖母,如果你能答应将我们所有人送到德州,或者依旧允许我们像先前一样在玉真观住着,我们立即就随你回去,如果你不能答应,就不必再说。”

王泽果然不再说话了。

可梅姨娘却从娘身后探出半个身子向大家道:“如果不跟魏国公回去,留在这里就是一个死啊!”

周姐姐却掷地有声地道:“就是死也比苟且偷生要强得多!”

“正是这样,”老夫人又转向枇杷道:“不要以为人都是贪生怕死的,如果让我们拿你换得平安自由,那我们一辈子都过不了自己良心那关,活着比死了还难受!”

“老夫人说得对,我也这样想的!”娘握住枇杷的手,“我们不要你为了大家牺牲自己,那样娘就先活不了!”

周姐姐也道:“枇杷,魏国公越是这样逼我们,我们越不向他低头!”

女眷们的声音越来越大,引得玉家军的人都望了过来,阿鲁那走过来向枇杷很平常地说:“枇杷,你到哪里我都跟着你!”

玉家军的兵士们也上来道:“小将军,我们誓死追随你!”

一股热流充满了枇杷的胸膛,她想说些什么,但却胸中口中却似完全被噎住了,什么也说不出。她又不想在大家面前流泪,更是拼命地忍着,只用力地点了点头。

这时一直在岩洞四周查看的王淳疾走过来,拉住枇杷到一旁低声说:“枇杷,这个岩洞还另有一个进风口,这说明也许岩洞还有一个出口!”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