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不后悔

小说:穿越之嫡女太嚣张作者:夏日粉末更新时间:2018-12-18 11:14字数:360775

看到南宫霓裳的样子,凌若晚忍不住摇了摇头。,..巫神纪阅读本书#最新章节看来南宫霓裳这次受的刺激还真的是够大的,要不然的话,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了。

果然,听到南宫霓裳的话以后,所有人的脸色都暗沉了下来。

尤其是龙逍,脸色变得格外难看。这件事情发生在他寿宴的时候,本来他的心情已经很不好了。一个将军的儿子,一个别国的公主,在皇后的寝殿里面做出这样的事情,要是传出去的话,这不是让人笑话吗

现在皇后想的办法虽然不一定是最好的,可是却是在这个时候最合适的。偏偏这个南宫霓裳却一点也不识好歹,居然到了这个时候还敢说出这样的话。

皇后的脸色也不是很好,毕竟这个主意是她提出来的。南宫霓裳说出这样的话,简直是明晃晃地打她的脸。

林威和林俊更加不用说了。特别是林俊,那脸色比煤灰还要黑。

“皇上,公主只是太高兴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才会胡言乱语的。”看到龙逍的脸色,谢浩心中暗叫一声糟糕,马上开口道,“臣相信,公主的心里对于这位林公子是很有好感的。”

“你在说什么啊本公主怎么可能”南宫霓裳下意识的想要反驳。

“闭嘴。”谢浩低喝一声,然后狠狠地瞪了南宫霓裳一眼,“也不看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也是你可以胡闹的吗”

南宫霓裳还想要说些什么,来为自己辩驳,可是看到谢浩那凌厉的眼神,又看到周围的人那不善的脸色以后,她不敢开口再说什么了。

“皇上,既然两个孩子是两情相悦的,不如成全了他们两个,好不好”皇后重新扬起温柔的笑容,“想来这样有助于两国之间友好往来的事情,想来月影的皇帝也不会反对的。”

“嗯”听到皇后的提议,龙逍点了点头,随后看向谢浩,“谢国舅,你有什么看法呢”

龙逍连看都没有看南宫霓裳一眼。他的心里也很清楚,现在站在这里,可以做主的人,是谢浩,而不是南宫霓裳。

“臣也觉得这样很好。”谢浩点了点头,“只是,此时事关重大,所以臣需要修书一封,禀告我国皇上,再由我国皇上定夺。”

“那好,朕也会修书一封给贵国的皇帝的。”龙逍随即开口道,“这样两国永结秦晋之好的事情,想必贵国的皇帝也不会拒绝的。”

南宫霓裳此时的心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得团团转,可是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可以阻止。而且,现在她的心里很乱,今天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她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像是走进了别人的一个圈套里面一样。

这样一场闹剧,最后是以这样一个方式落幕了。龙逍也没有心情在继续什么寿宴了,派了人去太和殿以后,留在皇后的寝殿里面休息了。

事情都已经晚了,龙熠和凌若晚也没有久留,很快离开了凤栖宫。

看着龙熠的背影,龙逍眼底闪过一丝深思。虽然没有证据,不过他觉得,这次的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他总觉得,似乎和熠儿有关一样。尤其是看到熠儿不用于以往的表现,她更加怀疑了。不过,他却搞不明白,要是真的是熠儿做的。那他这么大费周章,闹出很这样一件事情,究竟是有什么样的目的。

另一边,龙熠对于龙逍的怀疑一无所知。当然,即使知道,他也不会有任何的感觉。他做事向来干净利落,绝对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即使有人怀疑,也找不到证据。

因为还要坐马车离开,所以龙熠和凌若晚顺着路,回到了刚刚马车停放的地方。没想到却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龙亦宣。

龙亦宣站在他们的马车不远处,一副正在等人的样子。看到他们的到来,他眼底闪过一丝亮光,然后迎了上来。

“暗王爷,凌小姐。”龙亦宣一直在这里等着两人。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凌若晚的时候,他总是会想到小晚姑娘,所以他想要弄个清楚,在这里等着了。

“原来是安南王世子啊”看到龙亦宣,龙熠眼底闪过一丝不悦,“有事吗”

对于这个堂弟,他并没有太大的印象,两人也没有见过几面。而他对眼前的人最大的印象,是晚晚曾经为这个人医治过。前一段时间,晚晚到安南王府的事情,他是很清楚的。他也知道,晚晚之所以会为眼前的人医治,也不过是受了她的师父鬼医子的要求而已。即使是这样,看到龙亦宣的时候,他的心里还是会有一股很不爽的感觉。

“暗王爷,本世子有点事情,想要问一下凌小姐。”龙亦宣有礼地拱了一下手以后,开口道,“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呢”

“要是有什么话,那说吧”龙熠点了点头,不过一点回避的意思都没有。

看着龙熠的样子,龙亦宣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他想要问的这些话,实在是不怎么方便在龙熠的面前问。之前小晚姑娘每一次去施针的时候,都是戴着面纱的,很显然是不想要给别人认出来。要是龙熠在这里的话,他怕问不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难不成还有什么话是本王不能听的”看到龙亦宣迟迟不开口,龙熠挑了挑眉,“龙亦宣,晚晚可是本王的未婚妻,你们两个人之间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让本王这个作为未婚夫的知道吗”

听到龙熠的话,龙亦宣的脸色白了一下,“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好了,有什么话,你直说吧”凌若晚的脸色冷然的开口道,“我自认也没有什么东西是需要这样遮遮掩掩的。你要是不说的话,那让开,我也累了,想要回去了。”

虽然不知道龙亦宣是不是看出了什么,可是她觉得,并没有什么需要回避的。去安南王府施针的事情,她不相信龙熠一点也不知道。再说,她也不打算承认什么。

看到凌若晚冷漠的样子,龙亦宣有一刻的迟疑,不过,他最后还是开口了,“你是小晚姑娘吗”

说完,龙亦宣紧张的看着凌若晚,等待着她的回答。

“什么小晚姑娘”凌若晚脸上的神色没有任何的变化,“龙世子,我们之间并不是很熟,要是可以的话,你还是继续称呼我为凌小姐更好。”

“看来是我认错了。”龙亦宣的眼底闪过一丝失望,他苦笑了一下以后,开口道,“凌小姐,真的很抱歉,本世子是认错人了。打扰你们了,不好意思。”

龙熠和凌若晚点了点头以后,什么都没有说,绕过龙亦宣便上了马车。很快,马车变开始行驶了起来。

看着逐渐远去的马车,龙亦宣的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情感。

马车上

凌若晚无奈了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对面的人,“龙熠,你又发什么神经啊自从上了马车以后,一直这样盯着我,你有病啊”

可不是嘛自从上了马车以后,龙熠一直用一副看着负心汉的眼神看向她。天知道,这个龙熠又在抽什么风。

“晚晚,你和这个龙亦宣究竟是什么关系啊”龙熠一副指控的模样,“为什么你们两个人看起来这么熟悉的样子”

“你会不知道吗”凌若晚白了龙熠一眼,“可不要告诉我,对于我为龙亦宣施针的事情,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这个本王知道,可是为什么龙亦宣看起来似乎和你很熟的样子”龙熠追问道,“还有,还叫什么小晚姑娘,你们两个什么时候熟到这种程度了”

“我去施针的时候,总不能告诉他真名吧”凌若晚耸了耸肩,“所以只能让他这样叫我了。还是,你觉得我应该告诉他,我是那个为她施针的人呢”

“不需要。”龙熠抢着开口道。

他又不是傻子,再说,同为男子,龙亦宣的心意,他还是可以看得出几分的。看那龙亦宣的样子,应该是对晚晚已经上了心了。要是真的让他知道晚晚其实是那个他想要找的小晚姑娘的话,还不知道这龙亦宣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呢

“不过,说起来还真是奇怪。”凌若晚一脸的疑惑,“我不过是为龙亦宣施过几次针而已,我们之间又没有什么别的交集,他怎么看起来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啊现在师父不是已经回来接手他的病了吗”

凌若晚智商是很高的,可惜情商却很低。她是完全没有察觉到龙亦宣对她的不同。或许该说,她从来没有往那一个方面去想。

“好了,不要再想了,也许龙亦宣只是想要感谢一下你而已。”龙熠腹黑的开口道,“反正你们以后见面的机会也不多,你不要再想了。”

这个时候,龙熠不知道该庆幸凌若晚的神经太迟钝了,完全察觉不到龙亦宣的心意,还是该为自己感到悲哀,因为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似乎并没有什么进展。

“好了,今天南宫霓裳的事情,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凌若晚没有再纠结之前的问题,而是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难道这林俊说的是真的,是南宫霓裳他的”

“在林俊看来,的确是这样。”龙熠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南宫霓裳中了药,所以才会这么主动的。那药是一早下在酒里面的,不过,那并不需要南宫霓裳喝下去,只要闻到可以了。”

“那个小宫女。”凌若晚灵光一闪,马上想起了之前洒酒的事情,“那都是你安排的。”

“你觉得呢”龙熠不答反问。

“为什么呢”凌若晚不解,“我真的是不明白,你怎么会选择林俊呢今天这件事情,最大的得益者,很显然是皇后。”

虽然不是很清楚,可是凌若晚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龙熠并不喜欢皇后。甚至在提起皇后的时候,龙熠的语气里面都会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恨意。既然是这样的话,龙熠怎么会给皇后送上这么大的好处呢

“是吗”龙熠邪魅一笑,继续开口道,“这件事情看起来,皇后的确是最大的受益者,不过也是最招人怀疑的,不是吗”

凌若晚恍然大悟,原来龙熠打的是这个主意。南宫霓裳不是傻瓜,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她肯定会知道,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捣鬼的。事情发生在皇后的寝宫,那男子是皇后的侄子,不管怎么看,这一次事件中最大的受益者都是皇后。南宫霓裳要是细细推敲的话,首先怀疑的人一定是皇后。

“你还真的是都算计好了啊”凌若晚忍不住点了点头,“不过,是不知道这南宫霓裳会不会这么简单范而已。虽然认识不深,可是可以看得出,她不是一个轻易妥协的人。”

“她一定会嫁给林俊的。”龙熠肯定的开口道,“即使她不想,也会有人逼着她嫁的。”

凌若晚笑了笑,没有回答。

一时间,马车里面的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气氛显得静谧而。

之前不觉得,可是真的静下来以后,凌若晚却感到一丝的别扭,尤其是看到龙熠那似笑非笑的眼神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心跳不受控制了,开始快速的跳动起来,脸上更是一阵燥热。

“晚晚,你的脸红了。”龙熠嘴角的邪笑越加的放肆。

“是是吗”凌若晚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居然会感到紧张,她用手扇了扇,“可能是马车里面有点热吧”

龙熠的脸缓缓的向着凌若晚的面前靠近,凌若晚想要后退,可是在马车里面根本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让她后退。

“龙龙熠,你你想要做什么”凌若晚觉得自己此时连呼吸都变得有点困难了。

两个人现在靠的很近,凌若晚觉得自己甚至可以看得清龙熠那长而卷的睫毛了。

龙熠低低一笑,随即直接向前靠近,殷红的嘴唇直接覆盖在凌若晚的红唇之上。唇上突如其来的温热,让凌若晚忍不住失神,嘴唇微微张开。趁着还这个机会,龙熠马上更进一步,直接开始掠夺城池了。

两人之间唇舌相交,不断的你追我逐。龙熠更是伸出手,直接一下子拦住凌若晚,让两人之间靠得更近了。凌若晚只觉得现在自己浑身无力,像是一滩春水一样,软倒在龙熠的怀里,任由对方为所欲为。

良久以后,龙熠才慢慢的放开了凌若晚,可是他身上依旧一片火热,他附在凌若晚的耳边,不断的重复着一句话,“晚晚,你是我的。”

凌若晚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的思考能力了。她从来没有和哪个男子有过这样亲密的行为。曾经的她,是个杀手,根本还没有任何的人,已经悲催的死在了同伴的手里。自从穿越到这里以后,出了龙熠以外,她最熟悉的男性只有师父了。

她也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和龙熠做出这样亲密的事情。她只觉得自己现在满脑子都是浆糊,一片混乱了。不过,她也清楚的知道,自己对于龙熠这样亲密的举动,并没有任何的排斥。

一时间,马车里面的气氛显得格外的,空气中更是弥漫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粉红色的气息。

不同于凌若晚和龙熠这一边,相府此时只能用风雨欲来来形容了。

大厅内

周毅松坐在大厅的主位之上,周老夫人坐在他旁边的位子。周瑾和周曾氏坐在下首处。他们的脸色都很阴沉,像是即将要迎来暴风雨一样。在他们的面前,周雅儿正倔强的站在那里。

“周雅儿,你很好。”周毅松不怒反笑,“你现在翅膀长硬了,是吧”

“我不是很明白祖父的意思。”周雅儿脸上没有一丝的害怕,她抬起头,直接迎上周毅松的目光,“如果祖父说的是今天在寿宴上面,皇上赐婚的事情,那我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你还敢说”周瑾脾气火爆地直接拿起桌面上的杯子,摔到了周雅儿的脚边,“谁让你答应太子的求亲的你究竟知不知道太子是什么样的人,你居然敢答应。”

“为什么不能答应呢”对于周瑾突然的发作,周雅儿没有一丝的退缩,她直直的看向周毅松,“祖父,在以前的时候,你不是为了晚儿,还亲自去求了皇上赐婚吗既然当初晚儿可以和太子定下婚约,为什么我今天不能答应太子的求亲呢”

“你是真的下定决心了吗”听到周雅儿的话,周毅松反而平静下来了,“还是因为暗王的事情,所以你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呢”

“祖父,我很清楚自己究竟在做什么。”周雅儿没有一丝的退让,“而且,我觉得,太子会是一个好夫婿。既然当然祖父你答应晚儿,那今天,不应该阻止我。”

“雅儿,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啊”看到周雅儿固执的样子,周老夫人很痛心,“之前晚儿和太子有婚约在身的时候,你不是还劝过晚儿的吗怎么现在你自己反而下去了呢”

“没错。”周曾氏也连忙开口劝说着,“这太子真的不是什么好人。之前他和凌若柔的事情,还是我亲自撞见的。之前,皇上已经把周雅儿赐给太子作为庶妃了。还没有立正妃,已经先有了庶妃,你将来嫁过去,能有好日子过吗”

“我不是晚儿,我是绝对不会让凌若柔踩在我的头上的。”周雅儿眼底闪过一丝暗茫,“算她凌若柔被太子喜欢,又有什么用,只要我是太子妃,永远压在她的头上。”

看着周雅儿的样子,周老夫人和周曾氏都感到很痛心。她们都不知道,为什么之前一直温和善良的雅儿,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

“雅儿,你可知道,这件事情可是关系到你下半辈子的幸福的”周毅松开口道,“要是真的只是为了一时意气的话,以后,你一定会后悔的。”

“祖父放心好了。像我在寿宴上曾经说过的一样,既然选择了,那我绝对不会后悔。”周雅儿语气很坚定,“不管将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后悔今天所做的决定的。”

“很好,既然是这样,那我今天也和你说清楚。”周毅松冷冷的开口道,“想必,对于皇后为什么会选择你,你的心里很清楚。我现在告诉你,即使你嫁给了太子,我也不会因为你的事情,做出任何的改变和退让的。”

“你要知道,嫁给太子的,只是你周雅儿,而不是整个相府。也是说,将来相府不会是你的后盾。”

“我知道了。”听到周毅松这样近乎决绝的话,周雅儿咬了咬牙,“我会向你证明,即使没有相府作为后盾,我也绝对不会过得比任何人差。”

“雅儿”周曾氏心痛难耐。

“好了,既然你决心这样坚定的话,那我也无话可说了。”周毅松转过头,看向老夫人和周曾氏,“从明天开始,你们开始为雅儿准备嫁妆吧这也是相府能够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

周毅松已经下了决定了,众人也知道没有商榷的余地了。~搜搜篮色,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