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黄沙梦醒

小说:八变狼狐作者:秋梦痕更新时间:2018-12-13 07:50字数:280438

野火头这老家伙真是出了名的怪物。

骆娃与骆虎到了”私多都喀”镇时,他却在另一家店里停下来啦,这举动不知是何名堂。

吃过饭后,骆虎一看起疑心,立即招呼骆娃追过去。

到了野外,只见那大汉直向一处喇嘛庙门口走进,骆虎对骆娃道:"妹子,我们绕到庙后去。”

骆娃道:“这大汉你认出了?”

骆虎道:“是的,他是金龙王的手下,我曾经在老龙谷见过他,可借金梦仙不在这里。”

“在这里又怎么样?”

“由这大汉身上,一定能问出金龙王的下落。”

骆娃道:“我们逼出口供,如果遇金姐姐时再告诉她也是一样的。”

“金龙王不是死的,时间一长,他又离开啦。”

骆娃道:“我们替金姐姐报仇也是一样,快走,也许金龙王就在庙里。”

二人绕到庙里一看,原来是废庙,后殿已塌了大半。

骆虎忽然听得殿上传出人声,急忙与骆娃接近,原来殿内坐着二人,一个老人,一个中年,还有就是那满身是血的大汉,忽见老人道:“情形如何,你为何半个多月才回来?”

大汉吃了药,精神已经好多了,道:“八爷半月前,金龙王已经证实你没有在二十年前死去,且知你老一直在打算替我们七爷报仇,不过他无法查出你的下落,所以我不敢离开他,生怕他起疑心。”

老人又问道:“你这身伤是如何而来?金龙王现在怎么样?”

“我是在混战中负伤的,好在我不重要,没有死在那舒大侠手中,现在,现在金龙死了,他死得很惨,穿胸破腹,头被取走了。”

“万隆牧场后代舒希凡居然查出金龙老鬼是他的仇人了?”

“听舒大侠口气,早已查出来了,但他未下手的原因不知为什么,八爷,你老得赶快找到金梦仙,告诉他老鬼是杀他父亲的仇人。”

“梦仙都知道了,但他左右为难,老鬼是他亲伯父,所以他犹豫不决,现在老鬼死在舒大侠手中,总算替他解决了一件在问题。”

中年人道:“八哥,我们九兄弟由亲堂兄弟不分,现在老大死了,算是一了百了,不过那舒大侠恐怕是要找我们两个呢?”

“不会的,姓舒的小子精明无比,他不会连我们二人也杀,相反,我们劝金龙不听,以至使其怀恨在心,否则我们也不会隐藏二十年了。”

“七爷不肯躲藏,因此才被老鬼谋杀么?”

“七爷是老鬼亲兄弟,虽为同父异母,但总有点骨肉之情,所以他不肯躲。”

“这老鬼真绝情,竟下得这样毒手。”

“那倒不是无原无故下手,原因是他要把老龙谷作为霸占武林的总堂,所以七爷硬不同意,因此兄弟俩打了起来。”

“原来七爷是这样死的。”

“七爷一死,二爷以下莫不离心,因此老鬼就个个暗下毒手。这种惨事不提也罢,老鬼在什么地方遇上舒大侠的?”

“老鬼似乎知道情形越来越不对了,他对舒大侠的行动又不明白,这一月来,他真是寝食不安,最后适逢万虎神,三天帝君,四地魔主都尽弃并嫌,一齐来约他联手,所以他一口同意,决心联手对付舒大侠,可是两日前真会到了,结果一场大斗立即展开。”

“舒大侠单独一人?”

“不错,也许他看得出来我是虚应动作,所以没有把我杀死。”

骆娃暗笑道:“原来金龙王有这样一本烂帐。”

骆虎道:“阿凡算是一举把仇报完了,他可以全心全意地去对付魔火神魔了。”

“凡哥尚不知四梦不是仇人之女,这在他仍旧不安,我们如何能够找到他就好。”

“那就只有赴垦宿海了。”

他们离开之后,忽然不远处有一灯光,骆娃道:“虎哥,你说没有镇市了,那是什么?”

“也许是蒙古牧民的蒙古包。”

“我们去找点吃的吧。”

骆虎道:“烤牛肉是有的,但你吃不下,不如我们自己找食物来烤。”

“黑夜里哪儿去找?”

“寻巢穴更靠得住。”

“你知道何种穴内是何种野兽?””大体可以分出来,尤其野鹿,它是夜间出动最多的野兽。”

骆娃忽然叫道:“虎哥,那灯光不是蒙古包啊!”

骆虎注意一下,道:“是几个人影,难道也在烤吃东西?”

“我看出来了,那是四个老人。当心,他们的表情都很严肃,根本不是烤食物,而是在商量什么问题,他们的兵器全摆在身边。”

“确实不错,难道在等敌人?”

“他们的西面有树木,我们绕到西面去,距离很近,一定听得出。来。”

“没有认识的,我们装作不知,行过去有何不可?”

“那就不知他们在干什么了,还是偷听一下为好。”

骆虎同意,抢先向西绕行。

忽听一个声音道:“二位施主快后退,他们号称‘四方游魂’!武功不下三神,邪门比武功更高。”

骆虎听出是一位尼姑的口气,急忙一拦骆娃,快速退后几十丈。

脚刚立定,忽然看见一位紫衣老尼向二人行来。

骆娃一见,心中有数,轻声向骆虎道:“虎哥,来的莫非是紫衣神尼?——

“贫尼正是,二位少施主都姓骆?”

骆虎连忙道:“晚辈骆虎,这族妹是骆娃!”

“二位福命不薄,正好遇上神尼,假如稍误一瞬间,那就难逃一劫了。”

“四方游魂是什么来历?”

“他们是罗刹红派八尊的师傅,现在人尊都死在舒希凡的手中,这四人已经得到消息,特来找舒希凡报仇的,一旦知道二位是舒希凡的朋友,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他们为何烧起一堆大火?”

“那不是阳火,二位留心一下就明白了,那是他们的阴火。”

“他们放阴人是什么用意?”

“不论武功如何高深的人物,一旦被其阴人光照到,这人就会被觉察,甚至逃也逃不脱。你逃到哪里,你身上就有阴火引他们追到。”

“白天呢?”

“因此只有白天才可和他们动手,但他们的武功太高,同时他们动手就是四人齐上,贫尼看来,二位决非对手。”

“这样说,就无法除掉他们?”

“除是可以,但要费去很多的时间。”

“我凡哥哥功力又进步了?”

“他自己还不知道呢,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功力时,早就深入星宿海去斗魔火神魔了,现在连贫尼也算不出他的行踪了。”

“他还未去星宿海?”

‘也许他遇上了什么不太称心的烦恼了,他的行动十分古怪,飘忽不定,这不知是什么原因,贫尼与黑白盗,老冬烘三人正在研究他的原因,但仍无结论,所以只好分开四处寻找,希望他提前去破魔火神魔。”

骆娃道:“三神的动向如何?”

“三神与舒施主谈判不利之后,他决心聘请高手前来增加势力,否则他们只有靠拢魔火神魔一面了。”

老尼说完,又再三嘱咐他们兄妹勿接近四方游魂,之后才告别而去。

一直到了天亮,这时骆虎才悄悄向林中行去,存心窥伺一番。

一会儿又回到骆娃身边,道:“妹子,四魔不见了。”

“那如何盯呢?”

“跟我来,八成是向西去了,这森林在西面稍偏南,他们一定朝着西方。”

走了一会,忽然看到野火头在前面。骆娃噫声道:“又会到野火头了。”

“我给他上了一次当,他是不会甘心的,虎哥,他谎骗凡哥去了星宿海,但凡哥却没有去。”

“阿凡是什么脑筋?怎么会上他的当!”

“忽听野火头哈哈笑着行了过来。

“老儿,你有什么开心的事?”

“你们二个可知小舒已经大开杀戒么?”

骆虎仍旧冷笑道:“除金龙主等,杀红派八尊,算不了大事!”

“杀金龙王之后,小舒一定认为已经报了大仇。”

骆娃格格格笑道:“难道不算?”

“不算全报!”

“你老儿知道?”

“眼前就有四人,你们猜是谁?”

“是谁?”

“猜不出也就算了,不过你们向前急赶一阵就可以看到了。”

“妹子,我们追上去。”

于是二人行了半里看见前方有四人。

“虎哥快停!”

“为什么?”

“别不野火头的当。”

“妹子快来!”

“虎哥,干么?”

‘野火头一定赶到我们之后来看热闹了,藏起来了。”

“他追不上我们时,一定以为我们追错方向了。”

“妹你,你得想个计策,如何叫他自己送到四魔手中去才行。”

“不可,我倒非叫他上当不可!”

“我真气他,嗯,他来了!”

乱石堆中,野火头果真被他们发现了。

“我们反盯他!”

骆娃不甘心,不盯四魔,仍旧盯着他不肯放。

“虎哥,前途有镇子吗?”

“没有。

“那我们快速绕到他前面去。”

“你想到什么叫他上当的了?”

“我们超过他前面烤野味吃!”

二人提劲绕道,一口气奔出十里之远。

打野兽,生火,等野火头闻到香气时,骆虎兄妹已经在吃得不亦乐乎了。

野火头闻到香味,发现竟是骆家兄妹。

“你们怎么了,追脱敌人了?”

“老儿,你撒谎,我们连鬼也未追到。”

“我发誓,确实有四个小舒的仇人,只怪你们错了路线。”

“你老来迟了,真对不起,多美的兔肉,现在没有了。”

“好姑娘你再烤一点如何?”

“火是仍旺啊,可惜没有兔子啦。”

“姑娘,要兔子容易,我去打一只来。”

“好,你去吧,但你先把话说在前面,一旦有事时,我们可等不及你到来啦。”

“我尽快打来,希望没有事情发生。”

“好吧,你到石岗前面草原里打兔子吧。”

“对,草原里就有免于打!”

野火头走了之后,骆娃娇笑道:“虎哥,走吧!”

“妹子,你为何指定地点叫他走?”

“他翻过石岗之后,再也看不见我们的行动了。”

“妹子,阿凡的鬼心眼全被你学到了。”

两人提气如飞,哪管野火头打兔子回来。

二人走出三十里,岂料真看到敌人了,骆虎急忙道:“妹子,前面是三海神,我们冲过去。”

“慢点,紫衣师太说过他们要聘高手,这种高手如不是三种认为高等武功,他们决不会用的,当心这老道暗中有货。”

“那就盯一段再说!”

“前面有一遍古木,莫非有庙吗?”

“三海神向那儿去了,我们停一下看他进去作什么?”

一会儿他们闻到了香味。

“妹子,你猜三海神在作什么?”

“也是在烤吃的了。”

‘大概不会有多少人了,我们去吧,最低限度地叫他们吃不成。”

“慢点,到吃的时候还早。”

正说话之间,野火头赶到叫骂道:“丫头,你们竟然敢欺骗我!”

“老头,勿大声,否则你就吃亏了!”

野火头也闻到香味,道:“谁在那喇嘛寺中烤吃的?”

“有两个不上流的黑道人物在作午餐,等他们炮烤好了我们就过去抢!”

“丫头,你又想施出镇市那一招了?”

“我没有说叫你去抢!”

“你们已经吃过,还要抢什么?”

“带着下午吃不行吗?不过我得把话说在前面,我们得手可不等你了。”

“你这丫头太坏了,我自己去!”

说完野火头跑过去。

“骆娃真有一套!”

骆娃立即追上野火头,道:“当心对方的功力与你齐名!”

“到底里面是什么人?”

“说真的,我们只看到一个老道士的背影,当心那是三海神!”

“丫头,你别耍花枪,三海神不会分开的,他们生怕遇上小舒!””晚辈不过怕你大意吃亏,将来说我又把你当给你!”

骆虎暗笑道:“妙呀,她还堵住野火头的嘴巴!”

“我不会再信你丫头的话了。”

野火头说完向古林走去。

骆娃道:“我们在暗中提防,这一场定是棋逢敌手了。”

野火头一到庙外,骂道:“何方杂毛,竟敢不守规矩,居然在此大开五荤!”

忽然一股劲风由庙内打出,真如排山倒海。

野火头迎七叫道:“你是什么东西?”

三海神阴声道:“原来是野火头,贫道失迎了。”

说完又是一掌劈出。

野火头笑道:“原来真是你这杂毛,下来,我们拼三天三夜!”

“野火头,你想得太轻松,本道主不会叫你挨过下半天的!”

“凭你叫我倒下,嘿嘿,那是作梦!”

他们渐渐打到骆虎的近处了。

三海神道:“笑话,野火头,你可知道本道主因何来到这里?”

‘那是逃避姓舒的小子之故,现在三神变成落荒之狗了!”

“我是来约四方游魂对付舒小子的,不过你是死在舒小子前面了厂”

野火头闻言张口大叫道:“小子,丫头,你们还不出手,等会来不及了。”

“野火头,你是叫谁?”

“杂毛,你想逃走?别作梦了,舒小子就在庙后不远。”

于是野火头大叫道:“小子快来呀,三海神在这里。”

“野火头本道不管真假如何,少陪了!”

野火头一见他拔腿间去,急叫道:“杂毛,你真丢人,打不过我就想逃!”

一下子三海神逃得无影无踪了。

野火头却捧腹大笑。

骆虎和骆娃已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野火头立刻知道又上当了,因为他们兄妹已经将三海神烤的收拾好了,只留下指头大一块在火架上。

“小鬼们,你们多狠心,只留下这一点点给我!”

他也是饿了,取下那块肉,明知吃不饱,但也总比不吃为好。

野火头吃完又去追骆家兄妹。

“好家伙,你们这次逃不了的!”

野火头以为骆家兄妹又在生火烤肉了,朝火光接近过去。

跑到生火外不远处,居然有成群的人在场谈话,这证明绝非是骆家兄妹了。

忽然野火头听到后面有人喝道:“野火头,快返回,你想过去送老命?”

原来他后面竟出现了黑白盗,黑白盗急忙黑白盗你要探火堆?””是什么人生的火?”

“是两批不同的敌人!”

“是三神?”

“那只是一批的一半,另一半是四方游魂。”

“我会过三海神不久呀。”

“我知道他与你在一座喇嘛庙动过手,但他又到这里来了。”

“另一批呢?”

“魔火神魔夫妇,外加上他四大一级助手!”

“这两批讲和了?”

“正在谈判,看情形会合秋,那是舒希凡把他们逼得联手的!”

“舒小子去过魔巢了?”

“这事尚待找到舒希凡才能明白,不过我已经探过魔巢了!”

“探出了什么?”

“魔子魔孙死得一塌糊涂,整个魔谷之内,全为尸体纵横,仅仅魔宫是个空的。”

‘如果是挑了,老魔夫妇和四个重要助手就不能生还,因为魔头的本命是相连的”

“那就是舒希凡在最后一场失败了,这小子可真死不得。”

“你也有死不得别人呀,告诉你,舒希凡仍活着,同时他还救过你!”

“杀那几个家伙的是舒希凡?”

“对,舒希凡是未死,否则山顶这两批人还要联手干什么……”

“有一点你想通没有,那就是舒希凡这人活得非常古怪了?”

“你是说,舒希凡活,老魔则死,相反老魔现在活着何以舒希凡活着?”

“正是这一点,老魔不败,舒希凡决逃不出魔火啊!”

“正是这一点,老魔不败,舒希凡决逃不出魔火啊!””这样说,那只有找到舒希凡才知道。”

“我和紫衣老尼,加上老冬烘,一连两天都找不到。”

“现在连我算上好了,我们四个分开,不怕找他不着。”

“所以我不许你上山顶,现在他们一旦联手,我们四个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你这是真话,我们退下去吧。”

刚退去不久,突然听到一个阴笑的声音发出道:“我们到慢一点,他们逃走了。”

原来他们就是十四个老魔头,说话的就是庙里火神菩萨,八成他就是魔火神魔了。

一儒者大笑黑白盗神魔,你猜这二人是谁?”

全红老人哼道:“八成是黑白盗和老冬烘,他们也知道厉害!”

一高大和尚道:“迟早要收拾他们!”

原来这和尚就是二海神,老儒者就是大海神。

魔火神魔道:“三位海神和四位游魂,我们言归正传,到底我们联手,否则必被舒希凡全吃掉!”

大海神道:“我们非打听舒希凡的下落,但你不得虚构一点。”

神魔郑重道:“难道这不是真的?”

“不是敌死,就是我亡,现在舒希凡活着,而你又不死,其中使人费解!”

“不错,然而那小子的武功是空前古怪,岂料他的功力被我越练越强!”

四方游魂道:“那就是你的死定数了。”

“东方游魂,你可知道舒希凡的江湖经验不足?”

“这是怎说?”

“他自己的功力被我越炼越强,可是他未曾体会到。”

“在这种情形之下,你又如何能活呢?”

“这就是人急生智一句话了。好在那时本人在外看到他的皮肤有异随即心生一计。”

四方游魂道:“什么计?”

神魔道:“小子,你看看自己,皮肤开始发黑了,再一刻,你就神形俱灭了。”

大海神道:“这时你就故意把魔火放开一成?”

“然而,那小子以为真的不对了,他突然由盘膝入定而跳起,全力向外猛冲,吓得如风而逃。”

东方游神道:“那叫他试试我们兄弟的‘乾坤黄沙大阵’了!”

“四位的功夫瞒不了我,这样只是一点希望,说不好,能否平手还在未知数呢。”

“这小子到底到了什么地方?”

“我是找不到他的,不过他的心情却被本人观察出来了。”

“什么心情?”

“他通体黑皮肤,算是他的一大打击,今后他必定无面去见那几个美女了。”

“在下同意联手,但如何使其入阵?”

“既愿意联手就不必着急,先把阵设好,然后散出消息,这样不怕他不来送命!”

“戈壁沙漠正是布置我们黄沙大阵的好地方。”

“不,这儿太近了,一旦布置未完,恰被那小子发现,岂不什么都完了?”

“那就移往北方瀚海去为上了。”

“对了,但留下哪几位,捉他重要人物呢?”

他们大家想了半天,最后秘商良久,似已有所决定,之后才一齐起身,向北面下山而去。

山上半个时辰之后来了两个黑影,他们一到火堆边,原来是骆家兄妹。

骆娃噫声道:“这是什么人在烤东西吃?”

骆虎道:“人数还不少,妹子,你看,鹿肉还有半只呢。”

“我们有现成的吃了。”

“不要动,当心有名堂,吃的我们还有。”

‘可惜野火头,他这时来了多好。”

“妹子,这批人是向北去了,我们追追看?”

“我们不上星宿海了?”

他们追到天亮时,突听后面有人娇声道:“骆娃妹子,等一等!”

兄妹二人闻声,回头一看,原来是四梦姐。

“你们去哪里?”

骆虎道:“追一批不明人物。”

“你们何不去星宿海?”

“我们会到紫衣师大了,他推测阿凡没有去。”

“阿凡去过了,但死尸遍地,未查出有重要尸体。”

骆家兄妹闻言惊叫道:“魔谷被挑了?”

“大概是的,但重要魔头仍逃了。”

“莫非我们追的老魔头率领一批在逃之人?”

金万仙道:“那我们得小心,你们知道又有四方游魂出现了?”

“知道,我们几乎上了野火头的大当,好在紫衣师太早自告在前。”

“四海之外,八荒之内,似又到了不少不明异人,今后更加要提防了,唯一的希望,必须先找到阿凡,免他心头不安。”

骆虎道:“那我们只好任意而行,希望偶然相遇,要找他确实困难。”

金梦仙道:“他不愿见我们四人,这是怪不得他,然而他应该找骆妹子呀!”

“哥哥说我可以自保了,所以他放心而去了。”

“傻妹子,他不会放心的,除非他们知道我们四人的身世,否则他仍旧不忘敌视之心。”

骆虎道:“四位得到火龙丹的事可明白?”

“对火龙丹的事,我们四人应该向你道歉,因为我们已分食了。”

骆虎哈哈大笑道:“那还道什么歉,只要不落到别人的手中就是了。”

金梦仙道:“虎哥宽宏大量,我们感激不尽,二位前途保重,我们告另了。””四位姑娘当心一点。”

“虎哥和妹子再会。”分手后,骆虎道:“她们吃了火龙丹,看来她们能拼命的追到阿凡了。”

“我很高兴,她们对我很关心。”

“她们不是平凡姑娘,我作哥哥的也替你高兴。”

前途现出一镇,骆娃道:“虎哥,那是什么地方?”

“是玉树,妹子慢点走,镇口进去一大批人。”

“很少认得我们,怕什么?”

“魔头判不出好歹的,只要一起疑心,他就无风血浪了。”

“我们也不是怕事的,现在我敢动手了,在必要时就打一架。”

“我也不是吓大的,不过近来情形不同,魔头太多了。”

兄妹找了一家馆子大吃了一顿。

刚吃完,一单身少女走进来,蒙着面,看不出她的真面目。

骆娃道:“虎哥,这女子有点神秘!”

“不见得,蒙面的多得很,那是定有不肯露面的原因。”

“我们慢慢吃,她已经向我们这面行来了。”

那女子在他们旁边坐了下来,背上背着一个小酒葫芦,伙计上前问道:“客官,要吃什么?”

“你们除了肉、鱼、酸酒之外,还有什么?”

伙计撞了一个钉子,连声应是而退。

骆娃一见,不禁嗤地笑出来。

那女子瞟了骆娃一眼,居然也笑了,和声道:“这位妹妹,你贵姓?”

“姐姐,我姓骆,这是家兄。”

“我姓沙,因为是随义父姓。”

“听姑娘口音是内地人!”

“平原是我故土,我不忘本,所以我还能说汉话。”

“姑娘是由异城来的?”

“是的,我由罗刹国来。”

“姐姐,你的故乡在哪里?”

“是三湘七泽之人,小地名我就不清楚了,因为我从小被义父带到罗刹去了。”

“令尊字号是……”

“这里没可避之人,家父是‘沙神’,其实他老人家也是中原人。”

“这字号真奇怪。”

“日后也许令你兄妹就知道不古怪了。”

“姐姐芳名?”

“妹妹,你听了又要说古怪了,我本来叫沙神姑,意思是沙神的女儿,可是在罗刹武林却把我教成‘刹人姑’了!”

“姐姐一定杀了很多人。”

“好人没有,坏人我记不清楚了。”

“姑娘这次是回故土看看了?”

“这是第二个原因,因家义已经坐化而去,所以我不得不回故土。”

“第一个原因呢?”

骆虎立即对骆娃叱道:“妹子沙姑娘与我们才初识呢!”

沙神姑笑道:“这里除了令兄妹是武林人,其余都是生意人,不要紧。”

沙神站说完对骆娃道:“妹子,我第二个原因是要除去几个义父手中的漏网之鱼。”

“姐姐没有带兵器?”

“妹子何以见得?”

‘姐姐身上没有带刀剑呀。”

“那种不方便的兵器我不习惯带,背上的酒葫芦背着也嫌累,我的兵器在衣袋里。”

伙计送上了酒菜,沙神姑道:“再来吃一点如何?”

骆虎道:“不要客气,我们吃过了。”

“二位先走吧,也许前途又能会面。”

骆家兄妹到得镇口,忽然觉得背后跟随一个妇人,骆虎回头一看,心中暗忖道:“原来是贫妇,看不出她有什么不对啊?”

行人真不少,骆娃回头对骆虎道:“我们快一点如何?”

“天气这样好,慢慢的行走,沿途可以看看风景,不久就到舒嘎果勒河了,这是柴达木盆地的大河之一,风景幽美,何必走快呢。”

骆娃道:“你有这份心情,我可没有。”

“不到三里真的看到二条大河横在前面,骆娃走到之处正是大渡口,于是问骆虎道:“我们也过河?”

“当然,我们由那面沿河而上。”

“你看,码头上围着一堆人看什么?”

骆虎行了过去,在人群里面看到一个妇人手中拿着一条绿色的珠琏,仍在向人求售,不禁奇怪地道:“她不向镇上去,却在这里售作什么?”

这时骆娃已经挤到里面去了,她这个大姑娘却不怕别的男人挤她。

这骆虎低声道:“这么多人,你也挤进来做什么?”

骆娃不理,走向那妇人道:“大娘,你要多少钱?”

妇人道:“这绿珠串成的,无人识货,我是缺少盘缠才出售,但要十两银子。”

“我买了。”

妇人接过骆娃递给她的银子,见她嘴皮动个不停,似乎是咀咒什么,又似自言自语,接着她就离开了。

围观的人群也散了,骆娃拿着项链道:“真美,这是什么珠子串成的?”

“八成是伪货,不过我们不在乎那十两银子。”

“假的也值得,多美呀。”

过了渡,晚上他们在达喝尔穆镇住下。

第二天早上,骆虎还不见骆娃出来,他竟起了疑心,忖道:“妹子怎么了,还不起来。难道昨天她累了?”

于是走到骆娃的房门外叫起来道:“妹子,太阳出来了快点起来!”

里面却毫无动静。

骆虎猛的一脚,破门而入道:“妹子,妹子!”

房中哪有骆娃的影子,大喝道:“伙计快来!”

店家已经听到后面响有异声,早已奔到,连声问道:“公子,有什么事?”

“你们看到我妹子出去没有?”

“那位姑娘没有开门。”

骆虎顺手掏出一锭银子,向他一掷,也不再说什么,投身就上房去了。

到了镇外,骆虎已经知道妹子出了事,回头一看,右面有垛高山,他忖道:“这是布尔汗达山脉的尾端,前途是达布逊湖,我向什么方向去追,她又是为了什么离开的呢?”

正在这时,忽然来了一个蒙面女子,原来就是那沙神姑。

“沙姑娘,不好了,我妹子失踪了。”

“怎么会失踪的?”

“早晨起来,她就不见了。”

“我们分手时,你们一路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

“没有发生什么事……只是在一处渡口码头上遇上点小事情。”

“说说看?”

骆虎把骆娃买项链的事情说出来,但摇头道:“这不算什么啊。”

“那是一串绿珠项链?令妹把它带上了?”

“是的。”

“四方游魂的行动原来在这里,好,你跟我走,可是他们怎会向骆娃下手?而且施出他们的非常手段?”

“姑娘,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说实话,你到底是什么人,因何与天下一等一的魔头有过节?”

“要说有过节,那就是阿凡的事了,不过我妹子确是阿凡非常爱护之人,姑娘,你可知道舒希凡这个人?”

“你们竟是舒大侠的朋友?”

“我和妹子正在查寻他的下落,听说阿凡曾杀死核心人尊,又听说八尊是四方游魂的弟子。”

“这就毫无问题了,这证明其中显已有阴谋。”

“那绿项链是什么?”

“绿项链名叫‘游魂链’,只要带上,哪怕武功通天,自己也晕晕沉沉只有跟着敌人走。”

“我妹子如有不幸,那我无面目再见阿凡了。”

“你遇上我就不必急了,不瞒你,四方游魂是家父手中的漏网之鱼。”

说完,取出背上葫芦,笑道:“未出百里外,我们追!”

“向何方追?”

‘那妇人带着令妹向北去了,不知是什么意思。”

于是二人提功奔纵。

在下午日落时,沙神姑冷笑道:“前面草原上不是吗?”

相压不到两级地,沙神姑拔身而起,如电超过那妇人,拦住叱道:“风魂,你认得我吗?”

那妇人一见面前的蒙面女子,岂料她竟然如是了见阎王似的,噗的跪下道:“神姑!”

沙神姑一看骆娃如痴如呆,不由向妇人叱道:“你带她去哪里?”

“去瀚海,神姑,这是家师之命,与小妇无先’”

骆娃道:“妹子,你怎么了?”

骆娃理也不理,仍旧痴立,沙神姑接口道:“慢点,她还不能醒,等我问清楚这妖妇之后再说。”

“你师傅在瀚海捣什么鬼?”

“家师与三海神,魔火神魔联手,要在瀚海摆下黄沙魔火大阵,专对敌人舒希凡而设,同时派出我们来拿姓舒的重要人员关入阵中,作为引诱之饵。”

“已经提去什么人?”

“已经捉到‘四金鱼’了!”

“她们在什么地方?”

“用快马运出,可能已经在千里之外了。”

“瀚海范围数千里,快说设阵之地!”

“在‘叨南’镇外大沙漠中。”

“现在留你不得了,要全尸的自己下手!”

“求神姑赐与无神不损!”

“那你不可走漏消息,否则当心你的无神厂

妇人叩完一个头,接着举手一掌,把自己的天灵盖劈开,但未流血,居然含笑倒地。

骆虎脸色大变,忙向沙神姑问道:“为何无血?”

“她已经炼到了元神凝固,死后只留下躯壳而已。”

忽听骆娃叫道:“我,我做了一个梦!”

骆虎气道:“你真气死我了,爱人家的东西,几乎送了命!”

骆娃忽然看到地上的妇人,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她忙向脖子上摸摸,但那项链已经化为一阵轻烟而散了。

沙神姑看她可爱,道:“妹子,今后可不要买江湖人的东西啊。”

接着,三人日夜不停地向北方追赶,在二十天内,他们赶到了贺兰山下,遇见一个老尼姑,骆虎一见,不禁大喜上前行礼道:“紫衣师太,你找到阿凡了?”

“你去叨喃沙漠?”

“你老早知道了?”

“你们回头奔嵩山,也许赶得上舒施主受戒之期。”

“阿凡要出家当和尚?”

‘她在昨晚离开叨哺的,他大破黄沙魔火阵,四魂、三神魔火神魔等都被他带走了,他没有杀这批老魔,但要把他们禁固在嵩山一古洞之内。”

骆娃问道:“他为什么要出家?”

“他还不知四梦的身世,这是他非常难过的事,同时他自认杀孽太重,不过他留下话来,叫你去见他一面。因为他受戒之后,就自行禁固不再见人了。”

骆虎大叫道:“你老为何不告诉他四梦的身世?四梦又怎么样了?”

“出家是他的前途,他可修成正果,四梦被他救出之后,尚须二天才能复元,也许这时候要与你会面了。”

骆虎冷笑道:“师太自己是个出家人,所以不把事情告诉阿凡,使他心中永远痛苦,大概还瞒着四梦,又把阿凡出家的事相告,老尼姑,你懂得男女之间的爱是什么东西没有?我料得到,这时你肯对我说,那是明知赶不上阿凡受戒之期了,否则你仍旧不会说。”

他突然一掌,便向紫衣神尼劈去。

紫衣神尼并没有采取攻击,竟被打出十几丈。

紫衣神尼毫无受伤,叹声道:“施主,再见无期了。”

骆虎又觉得自己冒失,这时只痴痴的立着。

沙神始对他有非常好感,这时上前道:“阿虎,算了,我们赶快去嵩山要紧。”

骆虎道:“来不及了,同时我们也不能阻止他出家。”

骆娃哭道:“我要去烧少林寺!”

正说间,忽听去路响起四声娇唤道:“骆娃、骆娃、骆娃、骆娃!”

原来是四梦到了,骆虎一看她们每人面带悲色,心中有数,立向骆娃道:“她们已经得到消息了。”

骆娃扑上前迎上金梦仙道:“大姐,阿凡出家了。”

金梦仙叹道:“我们被黄沙魔人困住,心里虽然明白,但口中说不出话来,妹子,快,我们五个齐上嵩山,不管他受戒与否,非把他抢出来不可,如少林寺和尚不服,我们就扫平少林。”

骆娃道:“怕是凡哥哥会生气的。”

席梦兰道:“他如不许我们出手,那我们通通自杀!”

万梦君道:“对,总之我们四人早知当年的黄沙大梦是不祥之兆。”

狄梦娇叹声道:“他如真正已受戒,那我们就不可冒失了,我想我们何尝不出家呢?不过出家也得陪着他!”说完,其他四女如梦初醒,同声叫道:“对,我们也出家!”他们立即展开全力拼命往嵩山去了。

(全书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